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俩直男的私密往事

2016-1-8 21:3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0371| 评论: 0

摘要: 其实想写写这段故事的想法又来已久,可一来苦于自己文笔不好,驾驭文字的能力太差,怕写出来没了想要的感觉自己都嫌弃;二来,实在不知道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曾经的一幕幕。常常游离在矛盾的两端,有时会沉溺于 ...
无标题文档

其实想写写这段故事的想法又来已久,可一来苦于自己文笔不好,驾驭文字的能力太差,怕写出来没了想要的感觉自己都嫌弃;二来,实在不知道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曾经的一幕幕。常常游离在矛盾的两端,有时会沉溺于回忆,有时却又把他当做旧伤,不敢也不忍触碰。

纠结许久。加上最近心情不算好,还是写写吧,趁自己还年轻,趁脑子里的故事还算完整。

BTW,诸位同志腐女,心情不好会不会与长期没有性生活有关系?

那是06年秋当闹铃响的时候,整个宿舍里的伙计们还在睡梦中神游。尽管我早已遵照他们的旨意变着法地换旋律优美动听、声音婉转柔和的音乐,但对于一贯赖床成风的雄性猪圈来说,这动静比宿管大妈时常唱的美声对心理上的刺激好不到哪儿去。

“我操!”老大眼都没睁的忿忿地喊了一句,很显然,宿舍“猪一号”对我搅了他的美梦很是不满。也很显然,他不用睁眼就知道这又是我干的。

这家伙,在大一就创造两天一节课没上,待在他的上铺睡睡醒醒,醒来接着睡的记录,最后被辅导员查到,要罚这老兄站着上一天课。结果你猜怎么着?人家第一节课就站着睡着了,当着上大课五个班同学的面,从此名声大噪。不仅院里,整个学校都有他的传说。

“管他们说好的还是坏的呢!反正老子TMD也算出了名!”他向来一副不怕开水烫的牛逼闪闪样,加上体态略臃肿,又有这种传说,直接的结果就是自认祖国花骨朵、老早想在大学大展拳脚的他一直没有把到妹子。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气势,不知是不是没有妹子憋得太久还是怎么的,“我草你”就成了他的口头禅,对女生不好说,尤其是对男性,在宿舍尤其是对我。“三儿,我操你!”

这话说得多了,我悲催地受到他的连累,成为筒子们的打趣对象,得了一光荣外号——“大猪媳妇儿”!我靠!!!我一1米83的大老爷们,身材不说魁梧也蛮壮实,得这么一外号,叔可忍婶子也不忍啊!可源头没控制住,一路还从男生宿舍传到了女生宿舍,好家伙这可不得了了:每每热情地在校园里和女生们打招呼,她们齐声一句“大猪媳妇儿!”然后哄笑着跑开,留下周围不明真相的群众齐刷刷瞪着我看,我杀了老大的心都有!

老二只是翻了个身,接着沉沉睡去。他这个点没起来可和我们不一样。老二脑子聪明又好学,拿到今天说就是“学霸”。要不是高考有些失利怎么会和我们这些渣混到一块。也许大学里学习好的总会有些怪,这家伙平常人缘没见多好,一到期末可被各路苍蝇围着转,一个个嬉皮笑脸称兄道弟地借笔记,每次应付不暇就老实八交地看着我们让我们帮他把人轰走。昨晚他抱着本书研究什么弗洛依德,估计很晚才睡。

至于我们四儿,丝毫没反应,目紧闭、嘴微张、四仰八叉、被子一团糟还露着半个*睡得正香,我隐约还能看到嘴角的口水湿了一小片枕头。看看床上小桌和电脑,不用说昨晚又玩那些操蛋的游戏到了凌晨。

一早还有任务,实在不容我迷糊会,赶紧跳下床洗漱,噼里啪啦一顿折腾,老大算是睡不着了。我刚要出门,他气鼓鼓地被子一掀,拱出个毛茸茸的脑袋冲着我:“三儿!你丫个畜生!以后再TM大清早不让爷睡觉,信不信我操你!”这句话又来了!“老子没空搭理你,你还是收拾利索等着老子回来干你吧!”说完我带上门走了,留这猪在后面叫唤。

下着楼刚远离了猪老大的嚎叫,另一个声音渐强,像极了做广播的时候把音乐推上去的赶脚。那声音唱到:“总想或你表白,我滴心情似都摸好卖~~~”额滴神!楼下大妈一边晾着她那碎花衣服,一边自我陶醉地唱着。大妈总是这样,只要一干活一高兴就一展歌喉,每次她一唱,一二两层楼的哥们都在歌声回荡中面面相觑。

话说很多男生宿舍都是大妈做舍管,为什么?整天看着这么一群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真是让她们占足了便宜。

一边想着,看看表已经7点1刻了,一路小跑从北区到南区办公楼,新一任校学生会的会议,可不能一上来就迟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9 12:37 , Processed in 0.056784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