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同志小说《我的MB男友》(图)

2016-1-8 21: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269| 评论: 0

摘要: 第1章   经过了长期的寻觅、筛选、沟通,好不容易的选定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他瘦瘦高高的、端正的脸型有棱有角,宽宽的肩膀厚实而圆润,紧致的胸脯、结实的腹部肌腱分明,上翘的臀部裹在牛仔裤里呼之欲出,长 ...
无标题文档

第1章

  经过了长期的寻觅、筛选、沟通,好不容易的选定了一个自己喜欢男孩子。他瘦瘦高高的、端正的脸型有棱有角,宽宽的肩膀厚实而圆润,紧致的胸脯、结实的腹部肌腱分明,上翘的臀部裹在牛仔裤里呼之欲出,长长的双腿匀称而修长,他的手型也很好看,不大不小厚实而匀称。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多余的肉。总之是个迷人的性感男孩子。

  他的个性有点忧郁,忧郁的眼神,忧郁的语调,忧郁的声音,忧郁的步伐却显得那么让人爱怜,他喜欢运动,总是去健身和游泳馆。

  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经过了很多次的QQ聊天沟通,得知他是做餐饮管理的,来自河南。经过多年的努力,目前的收入也算是个小白领了。喜欢长期稳定的感情,但会在28岁时结婚。于是我们就在一个咖啡馆见面了。

  那天,我先到了。过不多久,门口闪进一个高高的身影,背着大大的双肩包,脚蹬一双看似重重的靴子,紧绷绷的破烂的牛仔裤包裹着他的臀部和双腿,上身穿一件紧身衬衣,圆润的双肩细细的腰身鼓鼓囊囊的胸部显露无遗。他的步伐有点迟缓和犹豫。眼睛在四处寻找着到处张望。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和他发给我的几张照片一模一样。先有了好感和认同。我伸手招呼他,示意他我在这里。他朝我看看,便大步走了过来,缓缓把双肩包放下。眼睛却仍然四处张望着。

  坐下后,他没有要咖啡,而是要了冰激凌和奶惜、水果拼盘和好几样点心好像不是个知道节省的人。我们开始了自我介绍,并天南地北的开始神聊。他很快消灭了他叫的那些吃食。感觉胃口不错,其间手机信息不断,似乎有点忙。渐渐,我觉得他有点坐不住了,话语也开始少了起来。忽然他说他下周四生日,问我是不是有空和他一起过?感觉我们好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这让我很放松,便说没问题。当然应该一起过。然后,他便说,那我们走吧?我说去哪里啊?他说:随便。于是我们便走出了咖啡馆,到了门口,我又问他我们去那里好啊啊?他还是随便,见我没有反应,就说要不我们去商店逛逛,我想在生日时给自己买点礼物。见他这样说,我也不好说什么。于是我们就逛进了九光百货,他很熟悉的把我引领到了卖手表的柜台,仔细的低头仔细的挑选着,只见他很认真的样子,模样别提多可爱了。还几次有意无意的伸手拉我的胳膊,要我看看这款怎么样,那款怎么样,营业员是个年轻的帅哥,眼神怪怪的,一定是在猜想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想他不是个g,至少也是经常会碰到一对对g友来逛商场的情景,殷勤的他手指向哪里,他就把那里的手表拿出来介绍一番,还鼓动他一个个的试戴,一个劲的夸奖我的新男友的手型如何如何的漂亮,审美眼光如何如何的独到结果,自然是绝对不好意思不买,便决定了一个款式的,营业员立马开票:2580元。我的新男友却犹犹豫豫的显得很不好意思地样子,说我下次来买吧,今天没有带够钱。那年轻的帅哥营业员很为难的样子,说都开了票了哦。并马上把眼光转向我。此情此景,我唯一的选择就是:我来买单。

  那天,我们就这样很快就分手了,分手时,他告诉我,他叫君,君子的君。

  连着几天,他每天都会给我发来好几条信息,时间都在中午的12点到13点之间。每次我下班后想起他来给他信息,他都说在上班,很忙、很累。听他这样说,不知道为啥,我都会很心疼。

  那天,他来信息说要见我,我就开着车去接他了,他穿一条紧身的牛仔裤,臀部轮廓分明,饱满结实,两条大腿圆润修长,煞是好看。脚蹬棕色高靴非常精神,上身穿一件休闲的衬衣,织机上了两颗纽扣,敞开着衣领,露出肌腱分明的脖子和一大片浅棕色的前胸,这次他拎了个大大的单肩包,款式前卫时尚。

  上了车,我问我们去哪里啊?他说,你晚饭吃了没有?我说都八点啦,早吃过了。

  他说:我还没有吃呢。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我说,嗯,好啊。在他的引领下,我把车开到了浦东碧云国际社区的一间西餐厅停下。这是一家高档的西餐厅,装潢、布置、背景音乐、服务生以及客人的举止等都映衬了这一点。

  坐下后,他打了个响指招呼服务生过来点单,动作潇洒而优雅,一派绅士派头。他很熟练地点了一个牛排大餐、红焖鳕鱼、蔬菜色拉、清蒸牡蛎、几样蔬菜、几样水果、蘑菇汤、一杯橙汁。然后抬起头用闪着电光的眼睛看着我:哥哥你吃点啥呢?晕。好家伙,你点那么多能吃得了?我心里嘀咕着,嘴上说:哦,我刚吃过,我就要背蓝山咖啡吧。他眯缝着眼看着我说:不再吃点别的?不要了。我说。

  很快的,他就把上来的每道菜都吃了个一干二净。时间也就是我抽了二支烟的功夫。好一个能吃的健康男孩,我心里想。吃完饭,我们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他还是一直在说他餐饮工作的辛苦,工作时间长等等。我一边听,一边又在开始心疼起来。一个朦胧的计划开始酝酿起来:跳出来自己做吧。

  我说我可以从一个人的字迹中看出他的性格,可以说十个方面。他很惊讶不会吧?准吗?我不信,试试看?他又伸手打了个漂亮的响指,向服务生借来纸和笔:写什么有要求吗?

  没有。我说。

  他很快的写了几行字:你是我喜欢的男人。你的外表是个很Man的有品位的男人。你会喜欢我吗?

  然后,他把写好的纸递给我,诡异的眼神,狡诘的嘴角引得我兴趣盎然。接过纸条,看到这几行字,我的心被触动了一下,砰然直跳。他的字写的很洒脱,也很跳跃,笔势强硬,左右间距随意

  好。我开始了我的心理分析:1、你是个外柔内刚的人,表面很柔顺,内心很刚毅。

  我抬头看看他的表情只见他的嘴角动了动,没有说话。2、你是个矛盾的人,经常会和自己打架,总是矛盾重重。3、你是个劳心的人,有太多的想法折磨着自己。4、你对金钱的看法比较特殊:小钱看不上,大钱又不来,很烦躁。5、你的人际关系一般:看不出有两肋插刀为你卖命的朋友

  这时,我发现他从开始时的不相信,闹着玩变成认真的听的人了。漂亮的眼睛里也露出了几分敬佩的光来。我说完10个方面之后,他便完全一副崇拜的表情。

  嗨,哥哥是怎么看出来的啊?我们才认识不久啊?你怎么说得那么准?10点全部准确哦?结果是,他无论如何要他来买单,不要我买单。这天,我们大概十点多就分手了。其间,他又接了很多次电话,发了好几个信息。我没有问他谁的电话、谁的信息我没有这问东问西的习惯。也没有乱猜疑的个性。我觉得很正常。

  就这样,在之后我们又见了好几次面,每次见面的时间都在一个半小时左右。每次都是吃饭、喝咖啡但是,我的要他出来自己创业做老板的计划倒是越来越周全和具体了。也在不经意间统统的都告诉了他。他每次听了都说好啊好啊。没有其他的反应。直到有一次他一大早打电话给我:哥哥,今天忙吗?我想见你哦。你现在出来可以吗?他的声音瓷实而中肯,不由人不答应。半小时后,我就开着车到达了他的楼下。

  我们去哪里啊?一大早?

  今天我休息,想见你。没有别的。听了让人心里很感动的呢。

  嗯,那总要找个地方的啊。总要把车开到哪里的吧?

  哥哥有哪里想要去的地方吗?他一脸的诚恳。

  真的没有呢。一大早的,真不知道该去哪里?

  噢,那我们去浏行吧,去见一个朋友,很久没有见到他了,反正没事干,去见一次吧。浏行可是在郊区啊。开车过去也得一个多小时呢。我心里想。嘴上却说:那好吧,我们走。

  路上,他很少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CD机里的歌曲。忽然,在我遇到红绿灯停车等候的时候,他伸手握住了我放在排档上的手,紧紧地握着。眼睛却看着右边的窗外。他的手温暖而质感十足。我的心猛然一动。之后,每次我等候红绿灯的时候,他总是会伸手握住我的手。时而用他细长的食指和拇指在我的手背上轻轻的滑动。让人心里暖洋洋的。很快,到了浏行,到了一家类似咖啡馆的门口。

  就是这里,我以前在这里工作了2年了,从它的筹建开始我就来了。他又告诉我:他以前在这里是经理,日常的管理都是他做的,很辛苦也很开心。我说:你真能干。年纪轻轻的管那么大的店。他笑笑。

  进到店里,他和总台的一个年轻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偷偷告诉我:这是他带出来的徒弟。现在做领班了。走到里面,他又和一个独自正在吃饭的中年人打了个招呼。那中年人瘦瘦小小的,干瘪的脸上有点诧异,看看他,又看看我。半天才冷冷的说:今天,你怎么来了啊?

  噢。没事干,过来玩的。他又偷偷的介绍说:这是这里的老板。可老板的冷淡让我非常的不舒服。再怎么样,你开店的时候,我们小君可是帮你大忙的人哦。怎么可以这么冷淡呢?我心里为小君抱不平。还是先前那个据说是领班的把我们领到了一个卡座上,说:你老弟的变化可大啦!一年不见都认不出来了!现在变得好洋气好精神的,发财了吧?

  哪里。来,我帮你介绍:这是我大哥,开×××公司的。君君介绍完问我:喝茶还是咖啡?

  喝茶吧。我的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我喜欢的君怎么会在这种郊区偏僻的店里工作两年多呢?伙计上了茶,那领班有寒暄了几句,就走了。再也没有别的任何人过来打招呼了。难道我们开了半天车过来,就是为了到这里喝这种破茶?破烂的装潢、破烂的桌椅、冷血的老板、低俗的朋友徒弟想不出来者有啥好看的?抽了2支烟的功夫,那老板剔着牙齿走过来,对这君君丢下一句话把我呛得够呛:你收山了?然后,也不等君君回答,就幽幽的走开了。

  我们走吧?我再也不想带半秒钟了。

  噢,好吧。那要不要在这里吃点饭再走?难得过来的?眼睛依然是那么怀念从前的样子。

  在这里吃?刚想说这里有什么好吃的?话到嘴边变成了噢,随便吧。你说了算。

  很快,我们俩吃了各自点的套餐,又抽了一支烟。还是没有一个人过来打招呼或者说话的。真的搞不明白他怎么会带我来这里?看朋友?那一个是他的朋友啊?领班?不像。老板?也不像。不懂。

  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我们回到了市区。路上,他依然很少说话。依然在我等红灯的时候握住我的手。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啊?这时已经下午3点多了,五六个小时过去了,来回车上就花了三个多小时。我今天跑出来见他可真不值得哦。我不甘心地问。

  随便啊。你说好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便把皮球踢给他了:今天还是听你的吧。

  他迟疑了一下:那我们去看服饰表演吧?《中华服饰五千年》我一直想去看的。可以吗?

  可以啊。其实,我就是想要和他多呆一会儿,再说也想不出该去哪里。

  到了剧场,已经开演40分钟了,还有40分钟就结束了。门票很贵,500元一张。我犹豫了一下:还看吗?一半演完了哦?

  看啊。来了就看呗。他一副期待的样子。

  在用差异的眼光看着我的售票员那里买了门票,我们抹黑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台上绚丽的中华服饰已经演变到了清朝。高高的头饰、高高的鞋底、夸张的据说是旗袍的最原始来源的服饰,走路一扭一扭的女子。充满了异域的风格,怀疑这是不是我们典型的中华服饰。他坐在我的身边,直直的挺着腰板,专注地看着,一副陶醉的样子。他的侧脸很漂亮,浓浓的眉毛向上扬起,深深的眼窝镶嵌着一对深邃的棕色眼睛,高高的鼻梁挺直而俏皮,鼻梁下的沟沟有两条好看的线条,他的嘴角略微的优点上翘,厚厚的嘴唇线条分明而又饱满,他的勃颈在敞开的衬衣下流畅而有力,他的挺直的腰板使他的胸脯突起,随着匀称的呼吸一起一伏的。他的双手十字相扣,两个食指不时地轻轻对击着他好像注意到我在看他,转过身来看了看我,默默伸手握住我的左手,轻轻抚摸着。我忍不住也伸出右手开始抚摸他结实的右臂。

  演出很快就结束了。我们怏怏地离开了剧场,回到我的车上。他说:我一直想要看这场演出呢。可惜来晚了,呵呵。

  现在,我把车开往哪儿呢?我的问题倒是很现实,因为不能停在那里不动啊。

  他拿出手机,把已经关了的手机重新开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往回开吧。我的心里一阵失落:今天一天可是够可以的。过的好离奇。但表面上又不方便说什么。好吧。

  很快,我就把车开到了他住的小区门口,他转过身来看了看我,满含着奇异的眼神。哥哥,你开到前面一点,我们聊一会儿吧?这是一条很小的小马路,平时很少有行人路过,偶尔经过几辆出租车。嗯。于是,我就把车往前移动了一小段。夜色早已来临。街灯幽幽的煞是无精打采的样子。一条灰色的大狗隔着围墙的栏杆注视着我们,仿佛在想:他们两人在干嘛呢?

  抽烟。我拿出烟递给他。他接过点燃后又反递给我,又从我手里抽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

  哥哥,你觉得我们合适吗?他没有看我,声音低沉而磁性十足。

  我被他突然的问题卡住了,不知道他这问题的潜台词是啥,所以,犹疑着没有作声。

  你是真的喜欢我吗?哥哥?声音依然动人。语调却很是让人感动。

  你那么优秀,风度翩翩,气质又好,身材也很好,还有一份自己的事业,一定会有很多男孩子帅哥喜欢你。他继续说,语调中多了一丝酸楚,让人爱怜。我们认识也有一个多月了,该了解的也都了解的差不多了,不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我很紧张,好几次想问你,可都不好意思问。

  这时我没有想到的话,真不知道此时我该怎么说,心里却怦怦的跳个不停。嗨,其实他应该从那么多次的见面中感觉或者体会到我对他那份情感和爱意啊此时,我唯一可以表达的就是伸出微微颤抖的手,紧紧握住他厚实的手。他也反过来用了一下力,握紧我的手。我忍不住转过身,轻吻他露出来的勃颈。他没有避开,也顺势转过脸吻我。此时无声胜有声。他不再说话,只是急急用手抚摸着我的肩,我的勃颈,我的身体。慢慢的,他把手滑向我已经硬起来的下部,柔柔抚摸着,这种感觉我好几年没有过了,上次还是三年半前和前BF分手前有过的。

  他熟练地解开我的裤子皮带,拉下拉链,伸手进去握住了我的弟弟。我一阵颤栗,一阵莫名激涌他又解开自己的裤子,褪下牛仔裤,露出他高昂挺直的弟弟。他拉过我的手,放在上面,双唇不停地亲吻我

  很久,我们结束了他缓缓的说:哥哥,现在就看你怎么说了。

  好吧,我舒了口长气,你先听听我的感情经历好吗?我点上一支烟递给他。我我的思路已经飞回到了从前的美好时光。

  他们多大呢?听完我的情感故事,他幽幽的问。

  认识他们的时候,一个21岁,一个20岁。比你现在都大。你有24岁了吧?

  嗯。他的手又握紧了我的手。

  最后,终于说完了我的故事,其实,我已经有3年多没有交朋友了,见了几个网友,都不太合适,虽然一个个都很漂亮,帅气,有2个还特别英俊,但是,没有合适做BF的。我期望是可以尽可能长久相处的BF,而不是随随便便就在一起,随随便便就提出分手的那种,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我的,我希望你在决定之前好好地考虑一下,把我的情况都考虑好,看看我是不是你喜欢的类型,看看你到底是要找怎样的,看看我们在一起是不是都会珍惜对方,珍惜彼此。决定之后,我希望不管遇到怎样的风浪,不要随便的就把分手二字说出口。

  在我,你应该感受得到我对你的感情,我是非常在乎你喜欢你的。现在,我愿意把决定权交给你,由你好好的考虑好以后来决定。

  嗯。哥哥客气啦。主动权怎么在我这里呢?我又有什么好的哦?他的语气诚恳而悻悻然的。

  你千万别这样说,毕竟你比我年轻啊。你很优秀,长得也英俊漂亮,我知道追你的也肯定一大把。所以,决定权理应在你。我坚持着,倒不是我虚假或客气,我说的都是客观的心里话啊。

  他亲了我一下,眉宇间露出丝丝的忧郁,顿了顿:好吧。我们下次见面就把事情定下来吧?

  我舒了口气,严肃地话题总让人压抑。现在终于可以结束这个话题,当然轻松拉。然而忐忑也开始产生了:毕竟他比我小七八岁了,长得又那么英俊潇洒,一表人才。哪一个G会不喜欢他啊,平时见面的时候,又有那么多电话,其中有好些还是听起来很暧昧的。

  那么,我下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开了一天的车,也辛苦了。他又亲了亲我,同时用手握了握我的手。打开车门,消失在黑夜之中。

  我打开收音机,里面正在播送一首惠特尼。休斯敦的老歌,舒缓而激越,宽广而明亮,极富穿透力。手机响了,是个有信息的提示。这么晚了,谁的信息啊?我把车往边上靠了靠。打开手机一看,是小君的来信,上面写道:哥哥,我想好了,我决定和你在一起了。希望你也会接受我。亲亲。

  啊。我原以为他会在几天以后才能给我答案的。没想到刚分手几分钟,他就决定了。我的回信是这样的:君君,不知道你会这么快就给我答案,你真的全部考虑好了吗?我希望我们都不要做将来一定要后悔的事情。

  我发出信息,点燃一支烟,在车上等他的回复。很快,他回复了:哥哥,我当然已经决定了。怎么你不相信吗?你怎么看呢?

  嗯,好的,希望我们可以从今天开始好好的相处,好好地珍惜对方,好好的走完这几年路程,我会做到我该做的全部的。很想抱抱你。我的回复很快的又收到了他的回应:

  哥哥放心,我会好好珍惜的,你快回家休息吧。很温暖的感觉。

  一路小调,我很快的回到了家。

  之后,他还是每天中午一过就发信息给我,内容都是保重身体,按时吃饭,别太劳累之类的关怀的话,看了很让人踏实和享受的。他呢,还是说餐饮的工作很辛苦,每天要很晚才能回家。等等。是啊。我每天晚上下班大概都会在9点多种,这时候我总是会给他一个信息,告诉他我在回家的路上,他总是说还在上班,甚至几次还说要到晚上1点多才能下班。真的听了很心疼。下决心要把自己创业的事情赶紧定下来。

  那天,我接到他的信息,问我今晚有没有空见面?我说好啊。退掉了其他的应酬,我到他那里大概晚上8点多,他上了车,说我们去逛一下商场吧?想买一些日用品。到了八佰伴商场,买了很多诸如化妆品、内衣裤之类的。样样都价格不菲,可我愿意付钱。我想让他过得好一点,尽我的能力。回到车里,已是晚上近10点了,虽然很想和他在一起过这第一个正式的BF之夜,但还是没有好意思开口。我就把车往他住的方向开了。路上,我把自己的为他自己创业的计划和他说了,他只静静的听着,没有高兴、激动的反应,这是我意料之外的,本以为听了我的计划,他一定会很高兴的。要知道,为了这个计划,我懂了很多脑精了,实现这个计划,我至少要投资280万左右哦。可他却表现得那么冷静,让人惆怅不已。快到的时候,他开口问我:哥哥,今天要回家吗?

  我想说:我才不愿意现在就回家呢。可话到嘴边,变成了:随便啊。听你的好了。

  他看了看我,你明天要几点上班啊?

  9点。

  噢。那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好一个充足的理由,令你无法再说其他的话。嗯,好的。我悻悻然的回答。

  回家的路上,心里很是沮丧,他叫我出来,难道就是仅仅的为了帮他买东西?转而一想,干嘛把人想得那么损?很为自己的胡思乱想恼火。

  还没有到家,他发来了一条信息:哥哥到家了没有?早点休息。晚安。

  又过了一个多星期,我们还是每天通两次信息,一次是中午据说是刚起来的他发给我的,问我吃饭了没有。一次是晚上九点多我下班时发给他的,问他今天忙不忙?偶尔,他会问:你的那个计划进展怎样了啊?我就会回复他进展如何如何的。

  那天,我正在公司和员工们开会,会议很重要,牵涉到每个人的利益。也牵涉到公司的发展。会议刚进行到一半,接到君的一条信息:哥。我病了。很难受。

  我吓了一大跳,马上紧张起来。忙回复问他哪里不舒服?他回复说:浑身发冷,拉肚子,小腹部也很疼。我说,那好,你稍等一下,我马上过来。顾不得会议开了一半,在同事们诧异的眼光中匆匆结束了会议,立马开车过去看他。三月初的天气春寒料峭,我却感到背脊上汗都出来了。我知道这是着急的汗,紧张的汗。路上很堵,严重塞车更使人心急如焚。我一边打电话叫他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去医院,一边绕道熟悉的小路避开堵车尽快的要赶到那里。

  到了那里,我说我上去接你下来?他说不用,不方便。自己下楼就可以了。我只好在车里等待。过了良久,他终于姗姗的来了。穿一条浅色的迷彩裤,还是一双厚厚的高靴,上身穿一件粉色的条文T恤衫,脸色灰黄,眼神暗淡,双手捂着肚子,两条腿走路时显得格外的沉重,全然没有了熟悉的精神和灿烂的笑容。我的心不由得一揪。到医院有很多人,我让他在座椅上坐下后,便去排队挂号,好不容易挂完号,搀扶他上了2楼的门诊室外等候,又要排队,足足等了近2个小时,才轮到我们进去,医生是个肥胖的中年人,稀疏的头发,下垂的眼袋提示出他有50多岁了吧。他问了病情,摸了一下君的腹部,听了一下他的心脉等等,然后开出几张单子要他去做检查,有血检、胸部拍片、粪检、尿检好几张。我让君坐下来等着,我又去排队交款,好不容易折腾完,我拿着检查结果单子,又搀扶着他去那个医生那里,胖医生接过单子看了好久,看看君,又看看我,慢条斯理的说:为啥不早点来看?肠炎引起腹膜炎了,要住院,去办手续吧。便动手开起入院单证来了。

  晕,我还以为可能是着凉了或者吃了不洁的食物引起的拉肚子呢。看看君,一脸的无辜,一脸的痛苦。没办法,那就住院呗。我接过胖医生的住院单证,又去排队交住院费,办手续。这时,君开口了:哥,还是别住院了,那么贵,吃点药就会好的。

  傻话!哪有不住的道理,万一拖延出问题来那还了得?我的态度很坚决。

  再说,他又有气无力的怏怏地说:我哪有钱住院啊?住院后也没有人来照顾我的。还是回去吧,别住了。

  别再说了,住院费定金我已经交了3000元,你不用担心的。至于照顾,还不是一样?你回去了谁来照顾你?宿舍的人都要上班的,谁会请假照顾你啊?我来吧。你就安心住院好了。我急急的说,一边把他搀扶着朝住院部走去。办完入院手续,找到病床位安顿好,我才发现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肚子饿极了。就说:你想吃啥?我出去买,现在已经过了吃饭时间,医院已经没有饭吃了。他说一点也不想吃,肚子很疼。顾不得自己的肚子咕咕的叫,赶紧去吧医生叫来。医生来了又是一番检查,并把上午的各种检查单证看了又看,然后开了一些针剂,说是先止痛再说。打玩止痛针,又要吊针,又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其间,我的手机响了好几次,都是单位的同事来的电话,有些事情要我马上处理。考虑到吊针时最好不要空腹,我就飞奔下楼去买了一些点心和饮料,伺候他吃了一点。把多余的自己吃了,说实在确实饿坏了。

  吃完后,想起来他住院要用的日常盥洗用品,替换内衣裤等等都没有,就说:趁你现在休息的时候,我去你住的地方帮你把替换的内衣裤、盥洗用品等等的拿过来?

  忽然发现他的脸上掠过一丝紧张的神色,搞不懂我哪里说得不对了?

  不用了,你去不方便的,他们不知道我是G的,他急急的说。

  嗯?难道我脸上写着我是G?难道别人一看就看出我是?心里一阵莫名。

  没有哦,你很MAN的,看不出的他赶紧说要不,哥哥就再辛苦下帮我去买点回来吧?

  既然如此,我无话可说,便又下楼去把替换内衣裤、牙刷牙膏沐浴露、香皂、杯盆等等买齐了放在他的床头柜里。这时,单位的电话又来了,非要我回公司一次不可,又客户在等着呢。没办法,我说:那我就先回去一次吧?你交待了好久,准备离开。他忽然拉住我的手,满含深情地对我说:路上小心哦。开车慢点。

  啊,一天的忙碌和折腾都有了回报,我觉得很是宽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9 12:57 , Processed in 0.069539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