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耽美小说《奢侈品男人》(图)

2016-1-8 21: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231| 评论: 0

摘要: 1   一声并不太刺耳的铃声划开清晨的寂静,吵醒熟睡的人。   喂?Tony萧,请问哪位?凭直觉拿起话筒,即使脑子里仍是睡意弥漫的混沌着,声音却已透出训练有素的沉静来。   我,大孙。   老板?志皓的神经在 ...
无标题文档

1

  一声并不太刺耳的铃声划开清晨的寂静,吵醒熟睡的人。

  喂?Tony萧,请问哪位?凭直觉拿起话筒,即使脑子里仍是睡意弥漫的混沌着,声音却已透出训练有素的沉静来。

  我,大孙。

  老板?志皓的神经在一秒钟之内又清醒了一些:有什么事吗?

  那个,你明天回总部来一趟,机票我会帮你订,赶上午10点的飞机走。

  啊

  有什么问题,见了面再说吧。孙应权一向沉稳的语调里有一丝不易捉摸的疲惫。

  但是

  不要但是了,去收拾东西。

  萧志皓呆呆地看着挂断的电话愣了三秒钟,扭头去瞄了一眼搁在床头柜上的表,指针清清楚楚地显示:凌晨2点23分!

  有没有搞错?志皓一下子躺倒。

  老大果然是老大,年岁这么大了,魄力也不见少,火气更不见小。遇上这样的老板,除了领命行事,还能有什么办法?志皓自认倒霉,将闹钟调到6点,准备早起打点行装。

  志皓一向手脚麻利,大清早交待完公司的业务,9点半准时走进新加坡樟宜机场,几个小时以后,人已坐在他那重量级的老板——孙应权先生的办公室里。

  你在新加坡几年了?大孙永远灰败的脸色显出常年疲劳而又无规律的生活,眼皮耷拉着,看起来像一只安静而又暴戾的狮子。

  两年吧。即使相处日久,上上下下都当小萧同学是大孙的心头爱将,可这样子面对着面,志皓心里却总也免不了小小发毛。

  做得不错。

  一语定性,志皓松了一口气。

  不过,今后还是回容川来做吧,最近签到一个大牌,我想让你去做他的专职助理。

  专助?

  萧志皓大吃一惊,好好坏坏他也做了这么多年了,新加坡的分公司虽然规模小,但好歹他也是做了区域经理的人,怎么会忽然被调回总部,又做回一个人的单人助理。

  孙总,是新马那边我做得有什么让您不满意了吗?志皓强制镇定一下头脑,让自己的问话听起来条理分明。

  没有,你做得很好。

  那为什么

  因为对于公司来说,他一个人的价值大过整个新加坡市场。

  哦萧志皓不由得惊呼了一声:什么人?老板签到了什么天王巨星来旗下?

  大孙并不答话,从身侧的架子上抽出一份资料来抛给他。

  翻开第一页,一排漆黑粗大的印刷体字 Sam Jin

  Sam?金?志皓在这一恍眼间,还真是想不出演绎圈有这样一号人物。

  他不是艺人,是一个服装设计师!孙总像是看穿他的心思。

  哦志皓哦到一半忽然跳起来:Sam Jin?

  孙总点头,用眼神提醒他的失态,志皓却没有惊觉,一路急翻下去,神童、国内时尚界唯一的奇迹、时尚新宠X的首席创意总监等等字眼比比皆是,Coty Award大奖、CFDA最佳男装设计师奖等各种志皓一知半解的头衔更是看得人眼花缭乱。

  一直翻到最后一页,是一份行文简洁的个人资料。

  Sam Jin,中文名:靳辰,射手座,1976年12月18日出生,1999年毕业于纽约时装学院。纯粹中国血统,皮肤是浅小麦色,短发,左边脸有一个酒窝,没有耳洞,没有刺青,极具才华、飘忽、温柔、冷酷、双性恋

  这么夸张?志皓无奈地抬起头,一向都听说他红,但毕竟不是一个山头的,也没概念,想不到竟是这样红。

  你手上拿到的这一份,是目前可以找到的最客观的评论。

  他们时尚圈的人,为什么会签来我们公司?

  他是现在各大综艺节目通告费最高的人,不管你实片出来是多久,他按拍摄时间收费,从进棚起到出棚,一小时十万块。说到最后大孙的嘴角一撇,似乎颇有一点不以为然的样子。

  哗志皓配合的惊叹了一声,果然是大生意。

  不过相比起他在日本的号召力,这点小钱根本不够看,有大把的日本媒体愿意用20万美金加来回头等舱和超五星极宾馆套房来买他一个通告。孙总说话一向言简意赅,如今这样子罗嗦显然也是被这条大鱼的油水给煞到。

  最后,所有收益,他愿意四六!

  有没有搞错?志皓目瞪口呆,是他离开太久了吗?什么时候市道变得这么好赚了?

  因为他难搞。他可以心情不好连续放制作人两次鸽子;他在直播节目上对知名女主播说:以你的身材如果要穿我设计的衣服最好先把商标剪掉;他会在时尚派对的媒体合影时让头号名媛把她的柏金包放到背后去,因为那是杂物袋子,不适合来配衬晚装。大孙这番说话得咬牙切齿,可以想见这些梁子让他费了多少心思。

  志皓却失笑:好有效果。

  你相信我,他根本不是在做效果,他只是随便说说,他有自己行事的规则,非常自我。他从不在乎演绎圈的辈份和规则,就像是那些通告费,他不过是随便赚赚,人家不在乎这点小钱。

  这样志皓做出为难的样子,心中却暗喜,这位大叔百密终有一疏,这样子强调客观困难,不坐地起价敲一笔简直是对不起多年来的抢钱训练。

  不要再考虑了,你做分区经理时的基本薪金不变,另外,公司抽得四成佣金中,有一成做你个人的奖金。阎王就是阎王,座下的小鬼心里转什么样的心思都了如指掌,大孙抬起眼皮定定的看他一眼,问道:做不做?

  做!萧志皓脱口而出。

  没办法,这年头和什么都可以结仇,唯独和钱,结不下仇。

  2

  很好!大孙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他的上一个专助是潘瑞,她那边资料都已经准备好了,你现在就去交接一下。

  潘姐?她为什么不做了?志皓不由得一阵犹疑,潘瑞是极资深的助理,在他入行之时已经运作大牌明星的通告,与各大制作人都是十分相熟,怎么会有她也搞不定的事?

  孙应权手上一停,过了片刻才抬头,眼中有淡淡的无奈神色:她,给了我一个非常充分的理由,所以我同意了,如果你那么想知道为什么,还是自己去问她会比较好。

  志皓呆了一呆,只得乖乖的应了一声,转身出门。

  潘瑞是经理级的宣传助理,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各种资料分门别类的收集整理,内容翔实,条理分明。志皓看着她干练的盘发有些失神,他见过她办事的样子,手腕灵活,长袖生风,若是以她为标准,他不确定自己可以做到比她更好。

  可以,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吗?志皓合牢手上的文件夹,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尽量显得平和。

  一定要回答吗?潘瑞淡淡一笑,眼中流露出与大孙相似的无奈神色。

  我知道这有些冒昧,可是会让你做不下去的理由,说不定我也遇到,所以

  不,你不会!潘瑞目光锐利,声音干脆利落:因为,你不会爱上他。

  哦志皓蓦得睁大眼睛,在这圈子里助手与明星之间的绯闻新闻一向层出不穷,但那大多只会发生在新入行的小助理身上,像潘瑞这样摸打滚爬了十几年的资深经济人居然也会爱上自己的工作对象,这样的事简直像天方夜谈那样令人难以置信。

  所以我想,我应该要换一个环境。潘瑞看着他的脸色,苦笑道。

  你有没有向他表白过?不知道为什么,志皓竟会为她不甘,这个在他初入行时曾经像偶像一样仰望过的女人。

  没有必要!潘瑞断然的否认。

  为什么?志皓激动的跳起来:像这样子什么都不去争取,将来不会后悔吗?我就不信,他是怎样的洪水猛兽

  不,他并不是洪水猛兽。潘瑞轻轻摇头,眼中有迷惘的温柔:他只是一个你永远得不到的男人

  无论潘瑞再怎么反复强调靳辰不算是个变态狂人,志皓紧张的心情总是不可以轻松下来,眼见他一面将方向盘握得死紧,一面深呼吸,终于忍俊不禁的笑出来。

  哦?怎么了?志皓正在心里大骂人为财死,金钱的罪恶滔天。

  见过女朋友了吗?潘瑞含笑问。

  嗯,昨天晚上一起吃的饭。

  什么时候结婚啊?

  呵呵,还没定呢!志皓笑得有些傻气。

  再加把劲啊!

  正加着呢,你看我这不是闯龙潭赴虎穴的赚婚房呢!志皓皱起一张脸,表情十分的可爱。

  潘瑞闻言大笑,几乎笑出眼泪来。自他一入行起,她便有留意他,品质纯正,办事踏实,勤奋,并有坚毅的品格,如今他一步步走过来,在这五光十色的染缸里浸淫日久,却仍然可以保有一颗单纯而挚诚?a href="javascript:;" onClick="javascript:tagshow(event, '%C4%D0%C4%A3');" target="_self">男模嬲训谩U浣苁希葑拥目跄性古挥兴贾罩雷约涸诟墒裁矗胍裁矗硬凰娌ㄖ鹆鳎硬环湃危参?a href="javascript:;" onClick="javascript:tagshow(event, '%D0%D2%B8%A3');" target="_self">幸福的让人嫉妒。

  果然只有他才可以吧,只有像他这样坚定纯正而又心有所属的男人,可以抵挡那个人无心的诱惑。

  这几天恶补靳辰的综艺,狂看到几乎要吐出来,于是刚走进建在市郊的高大摄影棚,志皓立刻就认出了那个被围在一堆高人中的家伙,当时在电视上看,只觉得他帅得过份,此刻站在一群绝色的人物中间,倒也并不十分出挑,志皓忐忑的心总算小小放下一点。

  靳辰只转头向潘瑞打一声招呼,马上又将视线专注到模特与摄影师之间去了。

  潘瑞拉了志皓在一边坐下,又怕他无聊,顺便就把靳辰身边的模特一个一个介绍过来,姓名到身高,从国籍到公司名目,还附上每一位在业界的地位点评。她一向是敬业的助手,虽然仅仅只负责电视综艺通告的部分,可是既然工作的对象是一个设计师,那么对整个时尚圈的功课也做得极足,志皓听得感慨万端,果然,前辈就是前辈。一个人的时间花在哪里在是看得出来的。

  这样的摄影似乎全无止尽,晃晃悠悠的就过了四个小时,因为实在没有参与感的缘故,志皓终于忍不住犯困,而且肚子不争气的开始咕咕叫,正在半梦半醒之间,忽然听到前面一阵欢呼,俊男靓女们一哄而散的去休息,而靳辰正笑笑的向他们的方向走来。志皓心里一个激灵,马上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走得近了,才发现这个男人实在相当出色,高大瘦削的身材,穿一件浅灰色的贴身圆领恤衫,显出流畅的肌肉线条。如果他不做设计师,单单拿张脸去卖,相信也足可以糊口。

  没关系,工作嘛。潘瑞的举止十分周正妥贴,又将志皓拉到身前:这位就是将要接替我位子的萧志皓。

  你好!靳辰笑容款款的伸出手:希望将来合作愉快。

  那只手很干燥,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志皓一直都相信人与人之间可以有最简单而又善意的关系,所以他用最大的诚意与他对视,紧紧握手。靳辰的笑容扩大,脸颊上显出淡淡酒窝,笑道: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合作很愉快的。

  哈,想不到你这么喜新厌旧!潘瑞故做不满。

  怎么会呢!靳辰转过脸来,这个男人专注的眼神会让人恍惚:我会想念你的。

  志皓眼见着潘瑞脸色一僵,吓得心惊肉跳,赶紧冲出来打岔,好在不远处大箱的便当抬了进来开始放饭,注意力全被吸引过去。

  糖醋小排饭,配生菜,不要青菜,不要放葱!靳辰从大纸盒里挑出一份来放在潘瑞手上,又转而去问志皓:你有什么特别不吃的东西吗?

  没有!萧志皓受宠若惊过度,大脑当机一秒之后才转过神来:啊,我不吃茄子。

  为什么?茄子很美味啊!靳辰挑一下眉,挑出一份来给他。

  志皓登时傻眼,看着他挑出一份自己要的便当走到旁边去吃,才拉住潘瑞的手臂,急切的问:哎,你说,他有没有可能也喜欢你啊?

  不可能!潘瑞埋头吃饭,语气如冰。

  你看他对你那么体贴!还记得你喜欢吃的东西。

  他只不过是刚好记得!潘瑞抬起头,容色平静,眼眶里却有一点红:有一种人,他自无心艳丽了眉目,却不知旁人已为之颠倒,难以解脱。

  志皓只得噤声,不敢再说什么。

  3

  吃过饭,拍摄工作又继续,志皓和潘瑞其实并没有什么工作要留下来做,只是志皓急于了解这个男人,而潘瑞,因为是最后一次见面的缘故,更是留恋着不想走,于是两个人坐到一边,又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也不知过了多久,场子里又一次安静下来,志皓顺着众人的目光看过头,却见一个长得像天使一般的男孩子正站在门口,极高的身量,骨肉均匀,灿烂的金色短发,深海蓝的眸子,看到靳辰向他招手,方才自唇边缓缓绽开一抹笑意,一径走到他身边去。

  他叫John Humer,捷克裔,是今年欧洲最红的模特,也是靳辰现在的男友

  男友?虽然一直知道靳辰的性取向,但劈头听到男友二字,志皓还是不觉愣了一下神,大概是那个男人看起来实在正常得不像是一个会有男友的人吧。

  不过志皓倒顿时释然了为什么潘瑞坚持认为她没有必要表白,于是伸手拍拍她的肩,轻声道:还好啦,输给他,怎么也不算冤枉。

  是啊!潘瑞将手指□刘海里往后梳,露出心形的发脚,用力的深呼吸一下,又笑道:说得有模有样的,其实,人家根本都不用伸手同你打。

  那有!志皓说得一本正经:他可是好不容易七辛八苦的才赢了你好不好!

  潘瑞被他逗乐,笑意漫延,温声道:你真是一个好孩子!

  那一日工作到很晚,潘瑞坚持有始有终,一直送到志皓的宿舍楼下。

  临走的时候潘瑞送他三句真言借以傍身:

  1. 永远不要逼他做任何他不喜欢的事,因为绝对不会成功。

  2. 任何事情如果他强调了两遍,那就顺从他。

  3. 时装比任何工作都重要

  志皓反复默念牢记于心。

  其实全天都没有干什么事,但志皓却觉得极为疲劳,匆匆洗了一番就倒进了床里,一闭眼又看到Humer那张被上帝亲吻过的脸。萧志皓对于同性恋者素来没有什么感觉,但这一对却看得极为顺眼,果然美貌是一种万能豁免权。

  靳辰偏好没有整蛊不太恶搞的节目,尤其是美食类,如果可以安安稳稳的作评审,那么就算钱少一点也不要紧。可制作单位最爱发,但志皓最害怕接的节目则是时尚类。

  CD太华丽,不适合你;

  Versace太狂野,不适合你;

  Gucci太锋利,不适合你;

  Armani太有气势,不适合你;

  他每说一句,对面那位女子的雪花石膏脸上就白了一分,而志皓的心也随之沉下一寸。

  所以,你还是乖乖的穿你的Chanel吧

  好在到了最后,他还是给人留了条生路走,否则志皓不确定这位以爱美成痴而闻名的火爆大小姐,会不会还能给他留条生路。

  不过,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设计服装,组织走秀,还有设计广告是三大必修功课,眼下正当是春夏发布季,靳辰大部分时间都耗在摄影棚里,从平面到电视广告片,又要挑选组织走秀的阵容,忙得不可开交。

  像这些事原本都不在志皓的责任范围,可如今他只负责这一个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这一切于他而言又都是未知天地,样样都新鲜。他为人勤快,又好问爱学,很快就将上下混熟,俨然资深的工作人员。

  时尚广告拼得是创意,一瞬间的火光,靳辰的要求又极为严苛,往往一天拍下来也没有几张可以入眼,萧志皓一向都欣赏工作认真的男人,于是跟着他起早贪黑,从无半点怨言。而且在他看来,靳辰除了喜欢男人这一点与众不同,其它时候简直可以称上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不过公众人物常常被媒体妖魔化,也是常态。

  一连好几天都是晨昏颠倒,到晚上9点左右,志皓的手机一闪收到一条新消息:最近很忙吗?封清。

  志皓一拍脑门,这才回想已经许久没和封清联络了,唉!再忙也不该忘记老婆啊,要不然气跑了她,谁同他去过下半辈子?马上回复过去:是啊,忙死了,正在开工呢,今天又不知道是几点。

  哦!我刚刚下课了,方便过来探你的班吗?现场有多少人,我带几箱水果过来吧!封清

  志皓忍不住微笑,知道是他换了新环境,她有些不放心,可是人家既然已经给足他面子,又怎么可以不知好歹,于是同靳辰知会了一声,发消息告诉她具体人数。

  不多时,就听到电话响起,志皓拉了几个工作人员一起冲下去大箱小箱的扛上来,一开箱,芭乐、西瓜、芒果花色齐全,连刀和剥皮器都贴心附赠。一干人等正拍得郁闷横生,马上都欢呼一声涌上去,吃得不亦乐乎,气氛顿时欢快许多。

  不好意思,打扰了!封清站在志皓身旁。

  靳辰闻言笑道:如果这算是打扰的话,我倒希望你可以常常过来打扰一下,最好也是像现在这种该吃宵夜的时候。

  众人夺食,两箱水果在瞬间风卷残云散,大家收拾完现场,又开始投入工作,封清站着看了一阵,忽然对牢志皓笑道:本来想说时尚圈这么乱,还很担心你呢,现在看看好像也没有必要么。

  为什么?志皓大奇。

  因为除了我,这里站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比你高。

  志皓一呆,额角滚下三道黑线。

  封清笑吟吟的挥挥手,道:我先走了,今天早上还有课呢。

  志皓送走女朋友,只觉得靳辰若有所思的看他一眼,等他打点精神要给点回应的时候那眼神又移开了。

  靳辰是容易相熟的人,他有着极为温和而悦目的笑容,然而也就是因为如此,反倒又像是和所有的人与事都隔了一层,他和所有人的关系都不错,但也仅仅是关系不错而已。

  可是志皓却希望与他有更完美的合作。

  这一天照例又是午夜,不过好在拍摄的工作已经算是告一个段落,每个人都有种如释重负的兴奋。志皓从车库里倒出车,却看到靳辰双手插在裤袋里站在路边。

  不回家吗?志皓将车窗摇下来。

  回啊,不过他们借了我的车去夜店了。 靳辰懒洋洋的眯着眼,神情相当无辜。

  这样啊,这种时候很难叫到车呢!

  那么,可不可以请你做一回出租车司机

  可以是可以啦,不过报酬要怎么算来?月色朗朗,反正明天也不开工,志皓很有兴致的开起玩笑。

  报酬吗?靳辰沉吟了一下,撑到志皓的车窗上:我可以还你一个吻作为报酬吗?

  月很亮,他的脸背着光,面目模糊。志皓瞧不清他的神色,一时心跳如鼓,愣了片刻才回神来,笑道:恶心死了啦,找个美女来还差不多。

  靳辰低低的笑出声,拉开车门,坐到他身后。

  志皓咬牙:你耍我?

  没有啊!如果你想要,我不介意吻你一下的。

  你志皓被他堵得一时竟找不到话说,喘了一阵才回过来,故作得意的笑道:你要是性感美女我倒还可以考虑一下。

  怎么你喜欢那一型的吗? 靳辰一挑眉。

  不可以啊!

  可是你女朋友看起来,并不是很性感啊!

  老婆要找实在的,懂不懂啊!志皓故意与他嘻笑,他急于要和这个人关系更融洽一些。

  有道理!靳辰微笑:她不是圈里人吧!

  嗯!她学材料物理,是台大的讲师。志皓看后视镜,成功的看到靳辰惊讶的睁大眼睛,额头滚下道道黑线,心中升起些许恶劣的得意。

  哦?你怎么会认识那样一个人?

  我们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她一直都比我会念书,一路念到博士毕业,然后留校做讲师。

  那为什么,一个科学家会爱上你?

  这说来话长,我们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小时候我帮她去打发堵她的外校男生,她帮我传情书给同班的女生。我们一直很亲密,但各自恋爱却一直都不成功,常常聚到一起抱怨,说某某某条件还不如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然后,就想,倒不如索性同你 靳辰接口过去,了然微笑。

  对啊!志皓也笑起来:那么,你呢?为什么喜欢男人。志皓小心留意他的神色,生怕这个问题会惹恼了他。

  没有为什么,只是刚好遇到! 靳辰笑容依旧:我也有喜欢过女人啊!你没看到罢了!

  喔!志皓小心的应了一声。

  靳辰的公寓虽然远,但午夜的路实在好走,开了不多时也就到了。

  他开门下车,走了两步,又转身走回来:上去坐坐吗?我那里有一罐牙买加的蓝山,我可以请你喝一杯抵你的油钱。

  志皓有些发愣,却莫名其妙的觉得不好拒绝,只能去停了车,跟他上楼。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9 13:18 , Processed in 0.073852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