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小说:万里桐花

2016-1-8 15: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297| 评论: 0

摘要: “那是什么感觉啊?”蒋文虎故作轻松地问道,可是听得出声音一紧。 “时候不早了,你该回去了。”田茂轩从床上爬起来,冷冷地说。 “问你呢,”文虎一把拉住他,把他按在床上,顿了一顿,仿佛怕隔墙有耳似的,欲言又 ...
无标题文档

“那是什么感觉啊?”蒋文虎故作轻松地问道,可是听得出声音一紧。

“时候不早了,你该回去了。”田茂轩从床上爬起来,冷冷地说。

“问你呢,”文虎一把拉住他,把他按在床上,顿了一顿,仿佛怕隔墙有耳似的,欲言又止地压低了声音说,“你行吗?”

茂轩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房间里只剩下床头灯还亮着,空调不时发出“咝咝”的声音。昏黄的灯光打在茂轩的脸上,益发显出他浓黑的眉眼和深邃的轮廓,虽然闭着眼,看得出眼睛很大。文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惊为天人,觉得终于在现实生活里见到了古代小说中常说的“剑眉星目”。茂轩的呼吸有些急促,显然不大高兴,在极力克制着,但文虎就像没注意到似的,依旧不依不饶:“跟她做的时候,你不反感吗?记得有次放寒假回家,火车上人山人海,连走廊里都站的水泄不通。我坐在靠近走廊的位置,有个中年妇女挤到我的旁边,贴身挨着我站着,怎么也推不开,真的是——”他皱着眉窘笑着,仿佛一直窘到现在。

茂轩依然无动于衷,充耳不闻,像睡着了一样。他的沉默对文虎来说简直是种轻蔑,因为他听人说“最高的轻蔑是无言,连眼珠也不转”,当下有些生气,便用略带嘲讽而夸张的口吻半笑着说:“你应该都很难硬的起来吧?唉!又一个无辜的女人要守活寡喽。”

话音刚落,文虎就感到胸口受到一股强大力道的冲击,接着跌落到床下,把床边的一把椅子也带倒了。椅子上放着的两人的衣物,这时也滚得一片狼藉。

茂轩当过兵,力气很大,但显然也被自己的力道吓了一跳,他赶紧下床把文虎扶了起来,一脸歉疚地说:“哎呦!没想到这么大力,伤到哪里没有啊?”

“没事没事。”看到茂轩歉意的眼神,怒气早已烟消云散。

茂轩把他拉到灯下一瞧,只有右胳膊肘上破了一块皮,马上从包里拿出创可贴来给他贴上。

“摔了一跤,倒让我想起一件事来。”他把地下的散乱的衣物捡起来一一挂在衣架上——进来的时候太急,脱了衣服便胡乱搭在椅背上。“小时候我母亲一面教书一面带我,有天晚上上晚自习,哄我睡着后就把我放在床上,锁在屋子里。放学回来,开门一看,发现我不见了。‘谁把我孩子抱走了!’”他模仿他母亲恐惧、刺激而绝望的口吻说,“每次跟我提起这件事,她都跟我重复这句话,好像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似的。她把整个房间翻了个遍,最后终于在床底下找到了我。当时我脸上还带着泪痕,睡得正香。”他下床去倒了杯水,接着说:“那是刚好是秋天,天气正转凉,受了风寒就害了场大病,一直咳嗽。从此一到秋天就会咳个不停,咳嗽就这样深深地扎根在我的身体里,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后来直到上了中学,体质才慢慢好了起来。”

“原来我家宝贝是林黛玉转世啊,怪不得这么伶牙俐齿的。”茂轩一脸坏笑地说。

茂轩今年四十六岁,比文虎大了整整二十五岁。他喜欢叫文虎“宝贝”,有一次茂轩随口叫了声“老婆”,文虎不高兴起来,因为觉得太女性化——他不喜欢阴柔的东西,包括称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9 14:04 , Processed in 0.055335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