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学生GAY小说:高中运动男生

2016-1-8 14:1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541| 评论: 0

摘要: 我是一个Gay,这是无法争辩的事实。即便如此,我也没有迷茫,没有彷徨。 那天晚餐,让我吃出了一些散伙饭的味道。还有1年半就要毕业了,大家也都只是在回忆着那些死去活来的青春。气氛还不算伤感,可是我却陷入了烂 ...
无标题文档

我是一个Gay,这是无法争辩的事实。即便如此,我也没有迷茫,没有彷徨。

那天晚餐,让我吃出了一些散伙饭的味道。还有1年半就要毕业了,大家也都只是在回忆着那些死去活来的青春。气氛还不算伤感,可是我却陷入了烂在内心深处的记忆,高中时代的记忆。我想,是我无法忘却的细腻。不是因为对于学校有多么怀念,只是因为那里有我无法舍弃的情愫。

我必须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学习的好胚子。从初中开始,就已经是老师眼中钉,肉中刺。尽管我还不笨。对于中考的失败,我没有太多的恐慌、心中已经有了想法。在我的印象中,我是个非常独立非常倔强的孩子。小的时候,上学放学看到别的小朋友爸爸妈妈或者爷爷奶奶接送,心里总是无限的羡慕。然而我却从来不要求爸爸妈妈接我送我,并不是我不需要,只是因为我的那些倔强。我倔强的坚持着自己上学自己放学,即便是刮风下雨,或是交学费的日子,他们仍然放心我一个人。那个时候我幼稚的以为他们不爱我,呵呵,现在想起来有些可笑。有什么办法呢?他们也只是普通的工人而已,每天还要为生活而忙碌,奔波。中考结束的那个暑假,其实是我觉得这辈子最难熬的一段时光。每天都在巨大的压力下生活,虽然他们什么也没说,但是这样无声的指责,着实让我这个16岁的少年感到承受不起。从那个暑假开始,妈妈不再给我洗衣服了。她或许很伤心,或许她每天都在思考,为什么她的儿子在她的精心呵护下,竟然连一个高中都没有考上。她,是真的伤心了。这种巨大的压力我没有能力去承受,我开始选择了逃避。每天都在舅舅家打电脑,每天都打到深夜。于是便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循环。当我早上起床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人了,当他们忙碌了一天洗洗睡觉的时候,我从舅舅那里回家睡觉。这样的日子一天天的循环往复。我也乐此不疲,最起码我的得到了短暂的解放。时间在慢慢推进,2003年8月底的一天,他们突然告诉我说,我们给你找好了高中,下个月你就去报道吧。这让我感到愤怒,感到委屈。他们甚至都还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就已经安排了我的所有。我和他们争吵,和他们吼叫,然而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我终究还是背起了书包,步入了高中。

内心是对高中排斥的,所以,这注定了我不会是一个好学生。但是命运确是如此的不可思议,若干年后,我还是走进了在我心中无比神圣的大学。对于高中,我有没有一丝的兴趣,但是对于即将要展开的寄宿生活,让我有着莫名的兴奋。这样的生活让我感到了新鲜,首先,不可否认的我还是个孩子,一个16岁的少年。对于一个16岁的少年,所有没有接触过的事物都让他感到好奇。高中生活就在一个炎热的夏末开始了。我无聊的过着每一天,每天的生活只有睡觉、听歌、看小说。最让我觉得享受的就是每天晚上和室友们躺在床上侃大山,听他们炫耀着他们的曾经,他们好过的女人,他们的那些黄黄的段子,当然,这些我也都有加入。

室友们总爱拿我开玩笑。嗨,晓虎,你好过多少女人啊,哼哼,长的那么帅,肯定玩过很多女人了吧。跟哥们儿说说,有多少女人追过你了?孙明浩吸了口烟问我。嘿嘿,追过哥们儿的小妞儿倒是不少,但是哥们儿我看不上啊,那些残次品我这不接收。我知道你们回收站专门接收这些残次品,哥们儿也得给你个活路啊,就不跟你这儿抢生意了。我玩世不恭的和他们调侃着。心里却有了那么一些想法,我在思考为什么自己至今都还没有一段初恋。自己的条件也不算差,最起码找个女朋友还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为什么呢?难道真的是我的眼光太高了吗?我毫无头绪的摇了摇头。这个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gay.日子就这样过着,转眼到了高二,那个时候大家都在讨论着到底要报文班还是报理班。这些对于我来说,完全是无所谓的。反正我也没有打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没所谓的报了文科班,这是一个全新的班级,面孔是新的,感觉也是新的。分了班,那么一些东西也就要从新来进行分配。比如说寝室,比如说同桌。

我所有的感情就在这2004年的夏末爆发了,一发不可收拾。我被分到了一个新同桌,杨宇。同时我们也分到了同一个寝室,更加巧合的是,我们还是对头铺。说实话,其实打一开始我是讨厌这个新同桌的,当我知道他和我又是同寝,又是对头铺的时候,我甚至有了要换寝室的念头。带着这样厌恶的情绪,我开始了我的高二生活。杨宇并不是属于那种帅的冒泡的男人。他有着182cm的高大身材,还有着比女人更加细腻,更加白净的皮肤,这一切把他并不是很出色的脸庞衬托的有那么一些味道。男生总是不会去计较太多的不爽,没有多久,我们就打成一片了。接触久了我发现他是个有着孩子童真的人。我们经常上课的时候互相捉弄对方,就像是孩子的小把戏。比如我会在上课的时候把他手机偷偷的调成铃音模式,再藏起来,然后打他的手机,铃声大作的时候,看着他在老师和全班同学的注视下窘迫的到处翻找着手机,偶尔还抬起头,带着一丝不好意思,憨憨的笑。比如他会在我毫无防范的时候突然在我胳膊或者大腿的麻筋上来那么一下,我则条件反射的发出一声就义前悲壮的哀嚎,紧接着,在同学们诧异的眼光和老师愤怒的眼光中乖乖的站在教室的最后面,彼此拿书当着脸,做出奸计得逞的坏笑。那个时候,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无话不说,无话不谈,甚至当我放假回家的时候,竟然还有一点点想他。

然而这一切我都觉得是那样的自然,没有一丝别的想法。日子就是这样平淡,安逸,快乐的迈进。可是,有一天,这样的平静打破了,我感到了无比的恐慌,却又欲罢不能。他把我平静的高中生活打的支离破碎,他让我的高中快乐,让我的高中痛苦,让我的高中充满了回忆。那是一个普通的没有一点新意的周末,我和宇如往常一样,买了方便面回寝室吃。相信经历过高中寄宿生活的朋友都会有一种感慨,下了晚自习回到寝室,总是爱吃点什么,因为学校的伙食确实是差的一塌糊涂,让人难以下咽。我不知怎么的,就把泡面用的开水洒了一床。这让我有点不知所措,要知道11月份的北方已经是美丽冻人了。我试图找到一些什么方法让自己先度过这个难熬的夜晚。要不先和我睡一个床吧,天这么冷,睡湿了的床会感冒的,安啦,我不会趁机非礼你的,虽然你让我有那么一点心动。宇一脸坏笑的和我调侃。我突然感到有些窘迫,因为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人睡的,除了哥哥从来没有和谁睡在同一张床上过,更别说是睡在一个被窝里了。然而宇却容不得我犹豫,硬是把我拉进了他的被窝……

好嘛,在一个被窝里。宇就更加不老实了,我俩互相调戏着对方。嗯,应该是用调戏这个字眼。他仗着比我高大,成功的把我压在了身下,把我的双手双脚治的动弹不得,然后用他那下巴在我身上的每一处痒痒肉上行走,直到我笑的浑身虚脱,连连求饶方才罢休。我们安静的躺在床上和室友们胡天海地的瞎侃。宇双手放在脑后,摆出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那感觉就像是美式电影里的常见画面。夜、很深了,每一个人都在熟睡。只有我清醒的像只野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宇的一支胳膊已经很自然的调整到了我的脑后,而我,也很自然的躺在他的臂弯里。我贪婪的紧紧的贴着他的皮肤,用鼻子狠狠的嗅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雄性荷尔蒙的味道。月光的照射下,他的脸庞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这让我感觉有些不真实。我用手轻轻的碰触他的脸,在他那有些小胡子的脸上来回的蹭着,宇的脸很光滑,很细腻。终于还是忍不住,在他的唇上轻轻的印下一吻。

1234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9 12:43 , Processed in 0.055921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