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同志小说:退伍老兵的复仇(图)

2016-1-8 07:4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568| 评论: 0

摘要: 这是一个虚拟的故事,不敢自我评论故事的好坏,故事里将呈现出困惑的人生和因而导致的生命的悲壮。 付兵是国内一家军工企业的保卫科长,他唯一的女儿和女婿在付兵五十岁生日那天晚上,因为晚归,遭到一群流氓的调戏 ...
无标题文档

这是一个虚拟的故事,不敢自我评论故事的好坏,故事里将呈现出困惑的人生和因而导致的生命的悲壮。

付兵是国内一家军工企业的保卫科长,他唯一的女儿和女婿在付兵五十岁生日那天晚上,因为晚归,遭到一群流氓的调戏,付琴为了挣扎逃离魔掌,不幸撞车当场身亡,姚小明因为抓流氓被捅了几刀,在医院里因为押金问题,没及时抢救流血过多死亡。

案发后因为警队腐败分子的包庇,罪犯迟迟未能抓获,付兵愤怒了,决定要用自己的手替一家人报仇,在报仇的过程中得到邻居男青年清风的帮助,闻讯而来的永远也对付兵多次伸以援手。

最后,仇是报了,大家却走上一条不归路。付兵为了清风和永远的今后生存,不惜再次铤而走险,抢劫地下钱庄……

从付兵最初的正直到晚年的犯罪,从清风对付兵的父子情到浓浓的爱情,本文将尝试描述处于现实生活边缘的人被扭曲或绝望的心理,故事中的主角最后将以犯罪的形式走到另一个极端。

本文也会呈现浓浓的情浓浓的爱,写的可能?很差,大家看过笑过就好了,喜欢枫叶的朋友就继续支持吧,不喜欢的朋友请绕道,您批评可以,但不准用带侮辱性的字眼,否则我枫叶将会不遗余力的问候你全家,哈哈哈哈!

好了。闲话少提,故事正式开始!

夜色降临,整个城市喧哗着迎接灿烂的夜生活,闪闪的霓虹灯五颜六色挂在空中,马路上车流不断涌现,红红的尾灯在黑夜格出耀眼,拖出一道道长长的弧线。

宁静的小城开始沸腾了,人们三三两两地走出家门,三五知己聚在凉快的河堤边。

河水轻快地流淌着,人们都在沉醉在优美的夜色之下,享受着安逸的这一切。

在河堤的一个角落里,一位老人却在默默地垂着泪,夏风轻轻地吹拂过来,老人的白衬衫随风而动,在夜色下显得格外地耀眼。

老人手颤颤地拿出香烟,点火时却连续几次无法点着,他强压住内心的愤怒,终于香烟点着了。火花下老人的非常忧伤,胡子已经几天没有刮了,往日慈祥的脸上流露出丝丝的杀气。他狠狠地几口把香烟抽完,把烟头扔在地上用力一踩,像是下定了最大的决心站了起来。

站起来之后老人捏捏挎在身上的帆布包,包里一把锋利的菜刀,老人下午出门买了一块磨刀石,关上门后不停地磨不停地磨,似乎要将心中的悲伤化于刀中。刀面里隐约可见老人脸上的扭曲表情,刀刃越来越锋利,老人停下了手挥舞了几下才放进帆布包里。

远处,一位年轻人悄悄的打量着这一切,看到老人站了起来,年轻人的心不禁一阵阵抽搐,他知道今晚老人要行动了,年轻人悄悄的尾随着老人,镇定的面容却无法掩饰内心的冲动,他知道老人是要找那群流氓算账,心里担心老人,怕老人吃亏,年轻人其实胆子很小,二十几岁从未打过架,但是年轻人平常热爱运动,倒有一副强壮的体格,他幻想着付兵和自己一起联手对付流氓,幻想着付兵最危险的时候自己不顾一切保护付兵,今晚年轻人算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气了,为了付兵的安危豁出去了。

也许大家会莫名其妙,现在把事情从付兵五十岁生日的前一天开始吧。

姚小明一下班就骑着自行车飞快的往家里冲着,妻子付琴有了小生命,现在正是安胎的时候,自己可得多做点家务好让付琴休息一下。

回到家里的时候,妻子竟然比自己还要早回来,而且还做了饭正在洗菜,姚小明快步冲上前,夺了付琴手上的青菜洗了起来,他心疼地说:“琴琴,以后这些事还是等我下班再做吧。”付琴微笑着回答:“没事儿,医生说要做适当的运动。”说完在一旁打杂。姚小明一边洗着菜一边问付琴:“怎么今天你这么早回家?”

“嗯,下午我去医院检查了一下”

姚小明兴奋地问道:“小家伙咋啦?医生咋说?"

"医生说心跳明显了。“

姚小明一听可就顾不上手里的菜,往洗菜盆一扔就把耳朵贴在付琴还没有突起的肚子上,听了一会儿他高兴地说:“听到了!听到了!”。

付琴掩着嘴在偷笑:“你听到个什么?人家医生说才8个星期,要用医院里头特定的医疗器材才能够听到。”

姚小明纳闷了,“我明白听到心跳声啊,还挺响的!”

“你听到的是我的心跳声吧。"

姚小明这才恍然大悟,两夫妻哈哈大笑起来。

饭后两夫妻一边看着电视里的肥皂剧一边商量着明天的大事,“明天咱爸大生日,本来还打算在家里凑合一顿的,现在不行了。”姚小明边说边温柔的揉着付琴的手手脚脚,医生说常常做按摩可以预防抽筋,孕妇由于会运动量少了,血液可能会循环量少了,常常会手脚麻木或者抽筋。

付琴也无奈地说:“在外面好好的吃一顿吧,这个月的生活费还是有节余的,花上几百元我们就省一点儿,应该勉强够用。”

姚小明搂住付琴说:“怪我没本事,委屈你了。"

付琴没有说话,默默地把身体尽量柔软一点往姚小明怀里靠过去。他们的生活是有一点儿困难,两夫妻都是在一般的私企打工,每月就是那一千几百的,单单供楼也用了一个人的工资,假如哪个月有点什么感冒发烧的,又要勒紧裤头带了。过去还捱得了,恐怕以后就会有困难了,多张嘴吃饭,估计又要花多几百元奶粉钱吧。姚小明说着说着,想起装修向亲戚借的钱只还了一万元,不禁又是一阵阵的头疼。

这一天下午,付兵在家里看着电视,苏云就在催他快点换衣服,付兵望了望身上的衣服说:“我的衣服没有脏没有烂,换什么呀!”苏云在衣柜找出一件红色的丅裇和一条灰色的休闲裤。“今天在酒店吃饭,不能丢孩子们的脸。”

付兵只好磨磨蹭蹭地走到衣柜边,苏云的眼光就是不一样,穿衣镜里的男人顿时帅了起来,红色T裇显得付兵特别的有精神,平添了几分熟男的魅力。

在穿衣镜里的房间是非常的残旧,地面仍然是八十年代的水磨地,房间一角的1米5铁床历史悠久,是付兵和苏云结婚的时候,付兵自己买材料焊接的,真没有想到一睡就是二十几年,坚固耐用!房间里没有值钱的物件和家俱,梳妆台也是当年找木工上门订造的。有时候付兵想想也伤心,为什么人家在企业上班自己也在企业上班,但是人家有名车有楼房,自己却是有自行车有廉租房,难道这个世界真的这么不公平吗?

付兵在穿衣镜里看着苏云换衣服,女人虽然是年龄大了,但是风韵不减当年,付兵前几天在单位值夜班了,几晚没有碰女人,不禁心里痒痒的。在苏云把全部衣服脱光只剩下一条小内裤的时候,付兵紧紧的贴了上去。熟悉的感觉又来了,付兵轻轻的用下面磨蹭着苏云。

苏云给付兵磨得不耐烦了,也就顾不上穿衣服,温柔地对付兵说:“别这样好吗?一会儿就要去吃饭了,咱们今晚才做好吗?”

付兵没有说话,埋头苦干,那舌头如同小蛇一般在苏云身上游走,很快苏云全身软绵绵的,苏云控制不住内心的渴望了,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下午三点。唉,老头子想的话就随他了,憋坏了就不好了。

苏云示意付兵到床上,付兵顿时笑逐颜开的,比在街上捡到钱还要高兴,男人在有需要的时候通常都是这样的,希望能马上得到发泄。

付兵手脚麻利的把衣服脱光了,接着认真小心的折叠好放在椅子上,苏云指定要穿这套衣服去酒店,那就要小心放好,搞得皱褶了她一生气就没有下文了。

在梳妆台的镜子上清晰地看到一个健壮的身体伏在一团白肉上激烈的吻着,付兵的皮肤是小麦色,是很健康的那种肤色,苏云虽然是四十多快五十的女人,皮肤依然是白白嫩嫩的,摸上去如羊脂般光滑,两个人的身体交织在一起,格外的显眼,健壮的身体在不断的冲刺,身下的女人不断地轻轻呻吟着,在女人呻吟声的带动下,付兵感觉快要到无可忍耐的地步了,充血部分膨胀的不得了,他加快节奏,如同战场上听到进攻口号的战士一般,冲啊!冲啊!一串串子弹准确的深入女人的阵地!

女人疲惫不堪的躺在床上,付兵今天的表现太漂亮了,女人在付兵的冲击下早己达到了颠峰点,剩下的都是附合付兵的进功。

付兵平时经常锻炼身体,完事后也没有多加休息就下了床,他进了洗手间用水冲洗干净,在冲洗的过程中,付兵用手揉了几下,那个已经是满足了的小兵兵听到口号又醒来了,付兵本来想去再补一枪的,想想还是算了,免得女儿女婿他们久等了就不好。

他挺着高射炮进入房间的时候,苏云还在床上躺着,看着付兵兴奋状态进来,不禁大惊失色:“死老头,你又想来一次?还要命吗?”说完扯着小兵兵捏了一下,小兵兵耀武扬威的在她手中跳动着,付兵有这样的身体苏云也很高兴,只是这事情和吃饭一样,吃太多了就撑死了!

穿上衣服后在穿衣镜前整理一番。苏云看到付兵头上有几根白发。小心翼翼地拔了下来,岁月匆匆流逝,不知不觉中两个人都老了,女儿生下外孙后苏云就要退休了,这辈子也就这样过去了,苏云不禁一阵感触。

下了楼梯,一位年轻人迎面而来,“老兵叔,云姨,你们要去哪里?”年轻人热情的握住付兵的手,付兵笑着回答:“小坏,我们准备去酒店吃饭,今天我生日,一起来好吗?”

“不了,你们去吧,我晚上还要加班,这段时间很忙,老兵叔生日快乐,祝您永远健健康康!”说完年轻人紧紧的拥抱了付兵一下。

付兵开心地说:“你这孩子,从小到大就是喜欢粘着我,还真像是我亲儿子,呵呵!”

大家又聊了几句家常话后,付兵和苏云便行色匆匆地离开了,苏云一边走一边唠叨:“你这死老头,迟到了就骂死你!孩子们可能都来了,早不搞晚不搞偏偏这个时候来搞!”付兵没有说话,干笑了几声和老婆快步走向酒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11 23:03 , Processed in 0.062693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