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上海同志小说:上海单身GAY好无力(图)

2016-1-8 07: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808| 评论: 0

摘要: 没有谁会关心你,除了自己在无尽的灯火两旁,自己的影子都看起来飘忽不定还是单身,分手了,又找了到头来还是看不到感情的视线里有希望的出现很想像以前一样陪同你在华山之巅呐喊可是这里是上海,只有水泥森林只有无 ...
无标题文档

没有谁会关心你,除了自己在无尽的灯火两旁,自己的影子都看起来飘忽不定还是单身,分手了,又找了到头来还是看不到感情的视线里有希望的出现很想像以前一样陪同你在华山之巅呐喊可是这里是上海,只有水泥森林只有无穷的寂寞……

“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

婉转的歌词飘荡在穹庐似野的璀璨的空中这里的晚上看不到星星的陪伴朋友说,我们都是上帝遗忘的孩子只有相互取暖才不至于在冰冷夜冻僵

从未名湖离开的盛夏起,我就决定需要好好的重新给自己定位了,不能再像上学时候一样沉迷在自己的狭小的空间里面。

我需要一个触点让龟息许久的小宇宙重新燃烧起来,瑞应该彻底的离开我的世界了。

看着手里的offer,在同学羡慕的眼神里面,我确感觉不到任何喜悦,事业上的腾飞没有你的喝彩是多么的苍白。

甩甩头,去想这些干什么。

2008-07-12飞机安全着陆虹桥2号航站楼漂泊?a href="javascript:;" onClick="javascript:tagshow(event, '%C4%D0%C4%A3');" target="_self">男模菔彼惆捕耍醋怕斓母呗ィ飧龀鞘谢嵊凶约旱牧⒆阒孛矗坎唤行┮晌剩诤芏嗳搜劾镂沂翘觳派裢?0岁毕业,双学士学位。俊朗的外表,身边有很多美女环绕,各种运气总是出奇的好,只有在扑克一样的笑脸下面才会尝到心里的苦涩。大学的时候有不少铁杆,他们都是我在绿茵场上面赢来的友谊,后来机缘巧合下我们成了一个寝室的阶级战友。那时候真的很感谢他们的陪伴才不让心灵的枷锁勒的喘不过气。

下面我要开始讲故事了,当然故事来源于生活

我生在南京长在南京,土生土长的南京人。六朝古都的陈旧气息一直压抑着我,特别想逃离这个城市,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就想到上海数学,结果后来班主任死活劝说我父母,在保送的时候就来到了那所燕园。和上海就这么失之交臂,所以大学最后一年校招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奔了上海,当然这里面还有其他因素掺杂着。

认识瑞,大概是在大二上学期的时候,快到暑假的时候,有次在电脑课上,老师讲到一半让我们自己学习,无聊时候就上学校的bbs,当时记得有个板块“别问我是谁”,在那个上面大家都可以匿名的发一些情感话题,了无目的的浏览一些情感文字,不得不说这所百年学府代表着国内教育的巅峰,里面流淌的文字有些像涓涓溪流,沁人心扉,或有些像奔腾大江,千古风流。

虽然也是文科生,但是我写作一直是我的弱项,至今也是。看着学长们写的各种文章,突然决定要好好加强一下学习了。快下课的时候看到一篇帖子,名字好像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大概写的是一个男孩和另外一个人之间的情感纠葛,说他的感情得不到祝福什么的,不过奇怪的是全文人称都是他。没做多想,准备下线的时候,帖子貌似有人回帖了,回帖的人就是瑞。不记得他当时说了什么,就是劝楼主看开一点啊什么的。而且还留了联系方式。觉得他正义感的,下线快走的时候瞧瞧的记下了他的QQ,随手加了他,就回宿舍了。

兼容并包的校训造就的就是我们学生宿舍没有空调,这个传统一直延续至今。没有空调的六月北京过生活,说有多热只有体会到的人才能感觉的到,那时候北京的黄沙也挺多的,风稍微大点就会黄沙满地,学校边上就是圆明园,清朝的时候肯定是块风水宝地,现在风沙宝地了。出去溜达一圈回来领口上面都是黑黑的。

和瑞就这么渐渐相识了,可以说瑞是我走上左岸的引路人。当时在QQ上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同样的夜里逛志同,如果你能看到,希望你一切都好。

瑞是哈工大的,当时我们因为一篇文章的相互跟帖认识了,说起来也奇怪,他大我5岁,其实他当时也就22岁,我16岁就上的大学,可能那时候真是因为年龄原因,什么东西都充满求知欲,对性的理解也无非如此。瑞很健谈,能够风生水起的谈论国家大事,也能侃侃而说一些当时的社会现象。我惊讶于他的博学和风趣,开始从心底慢慢认可这个邻家大哥哥

我们都没有主动提出来要见面什么的,可能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交友软件满天飞的快餐年代吧。瑞是西安人,很典型的西北人的性格,豪爽,利索,办事情不拖泥带水。有次瑞喝多了,说他一个人在北京上班这么久了,孤独感很重,那天我们从QQ聊成电话,也算是实质性的进入到交往的阶段。

暑假快到了,由于我是学校空手道协会的副会长,所以团友很多在QQ上极力要求我组织暑期的活动,经过大家的一致商议我们打算去黄山进行社团的第n+1次活动……

我们买了从北京到黄山的火车,那时候还是高铁规划的年代,哐当哐当的一行人来到黄山。当时的黄山火车站下来就有很多大叔大妈在门口拉客的那种,我们也不例外的遇见了,之前让我组织,好害怕不能完成同志们交给的任务,就联系了老家在黄山的舅妈让她帮忙提前打点了下。所以很顺当的住上了物美价廉的酒店,当天晚上洗完澡,小伙伴们就分头行动在黄山的大小街头了,黄山市区有条老街,据说是宋朝的时候就存在了,我和隔壁寝室的Tonny两个人结伴过去了。

我一度怀疑Tonny也是GAY,TONNY是成都人,而且长的一副很小0的样子。他和我认识在一次大课上面,教毛概的老教授可能都有喜欢点名的习惯,恰恰不巧的是,因为懒觉已经被记住过一次,这次要是再被点名以后的日子就不要过了。一路小跑过去,终究还是迟了两分钟,顶着被骂的当口,TONNY站起来说鲁亦是帮我去拿药的才会晚来的,其实他早就到教室了。老头回头继续讲课,回身时候说了句进来吧。

舒了一大口气,唉。进教室的时候,TONNY向我招招手,示意我坐到他边上。坐下来才发现,这哥们我不认识他。

没来得及谢谢呢,这哥们拍拍我大腿自顾自的说,没事别担心。我勒个去……

以后,这逼就开始缠着我,所有的同学都说这哥们喜欢我,然后就是暧昧的笑啊笑,哈哈。现在想想也挺好玩的,TONNY后来从美国海归来上海后又和我挤在一张床上,直到现在想想这事还觉得好笑呢。

我们逛在屯溪老街上面,百无聊赖啊。走着走着感觉饿了,路边餐馆还是蛮多的,当时我们听请的导游讲,老街上的美食人家挺不错的,他们当地人也都爱吃。

味道现在肯定不记得了,只是想起TONNY吃粉汁排骨的时候咬到舌头了,我当时就笑话他,这是明摆着给自己加餐的节奏。这货听着就要粉拳上来。

没多久我们就打算回去了,为了明天爬山攒点体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11 23:09 , Processed in 0.058961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