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校园耽美小说:那年,初恋(图)

2016-1-7 16: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862| 评论: 0

摘要: 第一章:夏成   读完了高中,夏成选择了参军。对于他来说,自己的成绩是一塌糊涂,根本是考不起一所好的大学,那还不如另选出路。   所以高中会考结束,夏成连高考报名都没有,就去跑去报名参军了。体检合格后, ...
无标题文档

第一章:夏成

  读完了高中,夏成选择了参军。对于他来说,自己的成绩是一塌糊涂,根本是考不起一所好的大学,那还不如另选出路。

  所以高中会考结束,夏成连高考报名都没有,就去跑去报名参军了。体检合格后,进入了部队,才发现跟自己以前想的不一样。在当兵的前三个月的集训里,夏成才发现读书的好,想来读书也不是那么的累,至少你愿意,绝对能睡好觉。

  既然这条路是自己选的,夏成不会退缩。咬着牙坚持了三个月,每天都是汗水的洗礼,熬到了最后几天,也许是习惯了,夏成觉得其实也没那么累啊。教官是很凶,动不动就是拳脚伺候着,但是只要你听话点,教官还是很温柔的。

  肯吃苦,人听话,夏成很快的和教官成了朋友。其实教官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点,也是刚刚转为士官,来这当了教官。

  三个月的时间很快是过去了,除了前三个月的集训外,其余时间还不算累。

  事情没有前三个月多,手机这些也还给了他们。不过没有电脑的日子可真是无聊,到了晚上,就更无聊了,一个寝室里面的队友们只好瞎聊些来打发时间。

  夏成拿到手机时第一时间给母亲打了个电话报平安。

  当初夏妈妈听说夏成决定当兵时,人都哭成了泪人。她同事的儿子是去年参的军,打电话回来是一个劲的诉苦,什么教官没人性啊,什么训练太累了,什么每天早上都要跑五公里,跑慢了教官一脚就给踹了过去。

  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哪个孩子不是娘的心头肉啊,夏成也不例外。夏妈妈是极力反对儿子当兵,若不是夏爸爸在一旁劝阻,估计夏妈妈会用上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把夏成留住。不过后来,看见儿子的决心时,夏妈妈也坦然了,去就去吧,参军是光耀门楣的事,而且儿子也大了,自己没有权力阻止儿子的决定。夏爸爸没有说什么,只说了一句话:要当兵就去,但是你别半路上给老子跑回来就行了。夏成家是典型的慈母严父,送走了儿子后,夏妈妈一连哭了几天,夏爸爸嘴上没说什么,心里也担心儿子能不能坚持住。当夏妈妈接到儿子的电话时,第一句话还没说,泪就流了出来,慢慢的缓了缓情绪,问道:成子,过的好吗?

  母亲哭了,他不能哭,更不能给母亲诉苦。夏成大大咧咧的笑道:妈你就别哭了,我过的可好了。

  真的?夏妈妈明显不信。

  真的,难不成我还骗你吗?夏成道。你也是,那么大把年纪的人了,还是多想想自己嘛。有空出去做个美容,别老念叨我啊。

  夏妈妈被夏成说笑了,她详怒道:你这死小子,儿不嫌母丑,你这话什么意思!

  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夏成赶紧说道,随后也夏妈妈聊了一会家常,就挂掉了电话。回到寝室,队友们正热火朝天的聊着。

  怎么?给女朋友打电话?

  说话的是夏成的下铺,叫王涛。他和夏成一样,都是重庆人,也许是因为老乡见老乡的原因,两人的关系也是最好的。王涛一跃跳下了床,一把揽住夏成的肩,问道:女朋友什么样子?漂不漂亮?

  听王涛这样问,其余人也都竖着耳朵听着。

  回头看着一脸好奇的王涛,夏成平静且淡定的说道:我给我妈打的电话。

  正准备八卦的某人一脸石化,夏成回到了自己床上。他们又开始聊着先前的话题。对于男生来说,聊的最热闹的话题无非是女人罢了。

  都是二十左右的人,聊着天也不遮遮掩掩,有些还没偷吃禁果,有些已经不是处子之身,反正是什么都聊,第一次做□爱的感觉,日本的A□片,还有那些童颜巨□乳的女□优。

  夏成不太感兴趣这些话题,自己躺在床上玩着手机。他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做过,只是高中时偶尔偷看了几部A□片。别看夏成大大咧咧在高中一副小痞子样,当看A□片时是害羞的面红耳赤,连是什么情况都没有注意看,拉着快进就到最后。所以他不知道怎么加入他的话题,也不太感兴趣他们的话题。

  一声哨响,到了睡觉的时间,都闭嘴不谈,熄灯睡觉了。

  第二天的晚上,他们又开始了昨天的话题,不知道谁突然冒出一句:你们看过两个男人做那事没?

  屋子里顿时安静了,随后一阵爆笑。

  王涛在那里笑的直拍被子说道:你不会是个弯吧?

  老子才不是呢,只是问问。那人连忙撇清关系。

  切,不是你瞎问什么。难得提起的八卦兴趣被一盆冷水浇下,王涛憋着嘴一脸不高兴。

  随后这话题就这样自然而然的被遗忘了。

  夏成也没有在意这个话题,依旧玩着自己的手机。

  日子就这样过着,两年过后,有些人退役回家,有些人转为了一级士官。

  夏成和王涛转为了士官,也分到了一个军区。成为了士官,日子又比原先轻松了好多。寝室里有了电脑电视,人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多,但也不无聊。

  王涛在当兵之前,是标准的宅男。他当兵的理由竟和夏成一样,反正考不起好大学,还不如另谋出路,就当兵不错。他在寝室有时间就看着动漫,电脑虽然没有联网,但是现在手机都几乎是智能的,费些电流量,把动漫下到手机里,在放到电脑上看,就是个不错的办法。

  当王涛把最新更新的火影看完后,他突然转过椅子对夏成问道:你申请探亲假没有?

  听见王涛问题,夏成放下了手中的手机,摇头道:没有。

  不如这样你赶紧申请,我们五月一起回去。

  你申请了?问完夏成才发现自己这个问题很的有点幼稚,看王涛这样子可不是申请了探亲假,还是五月份的。

  嗯,五月份,有二十天呢!王涛没有注意到夏成的问题是多么的幼稚,反倒老实的回答道。

  我们俩都申请,会同意吗?

  反正现在都不忙,试一试。王涛鼓动着夏成去申请探亲假,不然他一个人坐飞机也太无聊了。

  夏成想着自己也的确有两年半没有回家了,连今年过年都没有回去。于是夏成点头同意,第二天就去申请的探亲假。最近部队里面的确没有多少事,领导看了夏成的申请书,没有犹豫就同意了。夏成申请的时间和王涛一样,俩人也自然而然的一起收拾行装回重庆去。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了,又不像女孩子那么化妆品护肤品一大堆,就只有几件换洗衣服,不过出来两年半了,怎么也要带些特产礼物回去啊。

  在探亲假的头一天,王涛和夏成出去买些特产礼物。在经过书店时,王涛拉住夏成进去,书柜上琳琅满目的书籍,王涛看了半天,有些愣住了。

  你买书干嘛?本来夏成不想问这些的,但看王涛那纠结的模样,还是问一下毕竟好。如果是给侄女妹妹这些买书,那这一书柜的名着真不适合。

  我给我哥买。王涛看了看手中的《雪国》又瞅了瞅书架上放着的《呼啸山庄》,有些犹豫不决。他没看过这些书,也不知哪些书哥会喜欢

  夏成看王涛纠结的那样子,指了指一旁的文具柜台,说:不如买只钢笔吧。

  嗯,这主意好。

  王涛直奔文具柜台,说了句:来人啊!把你们这最贵的钢笔拿出来。

  夏成扶额,默念: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买了钢笔,俩人去了商场,给父母买了几件衣裳,又给家里的侄女亲戚的买了些特产,就部队了。

  将东西装好后,俩人躺在床上都夜不能眠。说不想家是假的,出来两年半了,早就想回去看看父母。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两人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后就直冲机场。

  这时候,部队的训练是发挥的淋漓尽致。穿衣漱口到出门,总共不到三分钟。

  上了飞机,俩人有些疲惫了。昏昏沉沉的眯了会,就到了重庆的江北机场了。

  他们没有提前告诉父母回家的事,怕父母高兴了睡不好觉。下了飞机,本想挤轻轨回家的,但是看着大包小包也不方便。于是也就奢侈一回,打车回家。俩人家离的也不算不远,王涛住在沙坪坝,夏成住在南坪。轨道一号线转三号线,也就四十多分钟,就从沙坪坝到南坪了。

  王涛把行李塞到出租车上,对夏成说:一起吧,先去南坪在回沙坪坝吧。他们飞机早,现在才九点多钟,正是上下班的高峰期,王涛是好不容易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夏成看左右也无车,也就点头答应道:那麻烦了。

  咱哥俩还说这些,反正也绕不了多少路,你把车钱给我就行了。王涛一边笑道,一边帮忙把夏成的行李搬上出租车。

  行李放上车后,夏成对王涛说道:要钱我可没有。

  没钱没关系,那我把你卖了,看你这品相还能卖点钱。王涛上下打量着夏成。

  你卖狗啊,还品相呢!

  俩位这是回重庆探亲啊。王涛和夏成是一身军装,说的也都是普通话。等两人上车后,出租车司机也随意问了句。重庆人很多都是自来熟,遇见一起不管认不认识也都能聊些话题出来。

  嗯,探亲假回来看看父母。王涛用重庆话说道,回头问了夏成。对了你家在南坪哪里?

  师傅到万达广场就行了。夏成不理王涛,对出租车司机说道。

  好。

  出租车行驶了,一路上司机师傅都和夏成王涛他们摆着龙门阵,问着在部队生活怎么样啊,有没有遇见合适的姑娘啊。

  听见王涛和夏成都说没女朋友时,司机师傅为之惋惜,随后又说道:那你们可要趁探亲假的时候交个女朋友啊,重庆美女多,有空多去解放碑这些地方看看。(解放牌是重庆的商业街,大都会,美女最聚集的地方。我囧了)

  听司机师傅这样说,王涛感伤的摇头,随后又重重的叹了口气道:重庆美女是多,都是辣妹子些,找了她们,我们只有一辈子当耙耳朵的命咯。

  耙耳朵是爱老婆的表情。司机师傅不赞同王涛的说法。我当了一辈子耙耳朵,下辈子还要当。

  王涛嘻嘻的笑了两声,没有在反驳司机的意思。

  到了南坪万达广场,夏成下了出租车,王涛拍着车窗对夏成说:明天晚上我们找些高中妹纸出来吃火锅,然后去唱KTV,怎么也要告别单身啊。

  好,不过我高中是理科班,可没有那么多妹纸。

  没得问题,我去找妹纸,明天晚上就来南坪吃火锅。不见不散!

  拜拜看着出租车开走了,夏成拿着行李回家了。父母都出去上班了,夏成就把行李放好,去永辉超市买了些菜回家。等父母回家见到一桌子菜时,着实吃了一惊。看见儿子系着围腰,端着酸菜粉丝汤从厨房出来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成子?夏妈妈不相信的唤着自己儿子的名字。

  妈,爸,我回来了。千言万语也只汇成这一句话。

  成子!夏妈妈一把扑到了夏成的身上,夏成赶紧把汤放下,双手回抱着母亲。

  夏妈妈捧着儿子的脸,泪水止不住的流,嘴角却洋溢的温暖的笑:来来,让妈看看,嗯,长帅了,也黑了。

  夏爸爸没有像夏妈妈那样激动,只是淡淡的拍了拍夏成的肩膀,说:吃饭吧。

  对对对,成子一定饿了,来吃饭。夏妈妈扶着儿子坐下,自己坐在夏成的身边,拿着筷子直往夏成碗里夹菜。回来都不说一声,等今天晚上妈给你做好吃的。

  嗯,要吃妈做的鱼香肉丝和辣子鸡丁。夏成看着母亲,又看了看碗里的菜,忍住泪水不要让他流了出来。离家那么多年,在见到父母,那种心情是难以言表的。

  好,晚上妈给你做。

  夏爸爸比较沉默,没有说什么,默默的吃着饭。夏妈妈还是在一旁嘘寒问暖的,即使夏成碗里的菜已经装不下了,依旧给他碗里夹菜。

  吃完了饭,夏妈妈把碗筷拿到厨房准备洗了,刚一开水,夏成站在夏妈妈的身后,双手扶住母亲的肩,把夏妈妈推出了厨房,笑着对母亲说道:妈,你休息吧,我来洗。

  儿子懂事了,这是夏妈妈在夏成参军后唯一的感想,她没有拒绝儿子的孝心,回到客厅和夏爸爸一起看电视。

  洗完碗的夏成把礼物给了父母,夏爸爸和夏妈妈也跟公司请假,随后一家人一起出去逛商场。两年半没见了,很多话想说,又不知道该从哪说起。

  晚上吃完晚饭,夏成早早就回屋子睡觉了。他的确累了,头一天都没睡好觉,而且长途跋涉的赶回重庆。

  第二天,夏妈妈本来想晚上带夏成去同事张阿姨家坐一会儿。不过后来夏成说他和队友一起回来的,准备晚上去吃火锅。于是夏妈妈只好同意。其实夏成明白,张阿姨家有个女儿,在C大读大一,估计是想给自己牵线罢了。

  对于感情的事,夏成一向是不在意,什么都随缘就好。

  缘什么时候到,没人说得清楚。就连缘到底是什么,也没人能说得明白。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夏成与他第一次见面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5 19:20 , Processed in 0.062996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