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耽美小说:陌路成双

2016-1-7 06: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90| 评论: 0

摘要: 作者:一梦浅川     一.   他穿着熨帖的黑色西装立在台上,衬衣照例只扣到第二颗纽子,露出一段健康的麦色肌肤。结实的胸膛藏在布料下,随着他的动作而若隐若现,仿佛一只伺机冲破束缚的野兽。旁边的人凑到他 ...
无标题文档

作者:一梦浅川
  

  一.

  他穿着熨帖的黑色西装立在台上,衬衣照例只扣到第二颗纽子,露出一段健康的麦色肌肤。结实的胸膛藏在布料下,随着他的动作而若隐若现,仿佛一只伺机冲破束缚的野兽。旁边的人凑到他耳边说了些什么,距离太远听不到,只见他先是皱了皱眉,漆黑的眼左右晃了一圈,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咧开嘴笑了。毫无意外地露出了几乎所有的牙,快乐的表情映得左眼下的泪痣也熠熠生辉。

  之后主持人发难,问及他的初恋对象。他先是尴尬地挠了挠后脑,破坏了原本帅气的发型,眼神在会场内游移,看到我的时候也只是稍作停留,并没有过多的纠缠。最后问题的答案被他笑着敷衍过去,表情傻气而难堪。

  忽然想到他载着欲望的双眼和热烈的唇舌,似乎又听到他满足的低吼。一股热流自胸腔传至小腹,一点一滴地积聚着。本想离开,却又苦于割舍不下这一刻的思念,两难之下我只好不停地喝下杯中的酒。好在身边有人举着酒瓶,只等我一喝完便又立即斟满——倒也不算独酌。我苦笑。

  记不清喝到第几杯的时候,场上开始欢呼起哄。抬头便看见他低头亲吻新娘的样子——右手揽过对方的腰,左手用三根手指抬起对方的下颚,低头吮吸缠绵的动作格外小心,嘴角却浮上轻佻的笑。想必就连纤长的睫毛也在轻颤吧。并不是观察得有多么细致,实在是因为早已将他的每一个习惯烂熟于心。包括会在接吻后20秒内离开以及配上轻咬动作的细节。

  后面的环节乏善可陈,而我也早已失去了观看的兴致。这时一直坐在旁边斟酒的人忽然在桌下握住我的手,正暗叹这家店内服务员的大胆时却惊讶地发现,身边的人居然是陈朔。他晃了晃手中的空酒瓶,意味不明的笑大概是在揶揄我的酒量吧。然后见他放下酒瓶,凑到耳边邀我去酒吧喝第二场。语气暧昧。

  这时新人已经下台开始依次向客人致酒问候,也是时候该离开了。我放下酒瓶起身,陈朔适时扶住了身形不稳的我。倒也不反感,索性就由他扶着出了门。

  街上夜风很凉,酒醒了大半。却意外的全身发热,大概是酒精作用。但是看陈朔狡黠的神情,又觉得不是。无论哪种,左不过是无关痛痒的结局。被自己如此开阔的心境吓到,原来我也可以这般无所谓。没想到自嘲的笑落在有心人眼里竟成了意味不明的勾引。陈朔拉我拐进小巷中,迫不及待地吻了下来。也没必要阻止,逢场作戏、各取所需,我还不屑于使用欲拒还迎的手段,反抗了倒还显得自己装模作样,两边无趣。

  于是抬手勾住他的后颈,打开牙关发出邀请。陈朔也并不迟钝,立即滑入我口中开始吮吸、舔舐,双手扣住我的腰拉我入怀。毫不意外地感受到他的欲望。虽然急切,技术却无可挑剔,很快便在他的挑逗下勃△起。他轻笑一声,放开我的双唇,滚烫的吻落在颈间,激起一层层绵密的快感。衬衣不知何时被掀起,夜风吹散的体温很快在他的掌下升起,而两根粗野的手指也在胸前肆虐。仿佛全身的毛孔都已经打开,快感如同潮水般在身体里进出,理智也早已被燃烧殆尽。毫无征兆地,他伸手抚在我的两腿之间,隔着布料揉搓我的私处。快乐的呻吟再也压抑不住,低低地从喉咙深处溢出。

  心头一惊,却不是羞于自己的淫靡,而是在黑暗中看见了他的脸。陈朔仍贴在我身上上下其手,但我却已经没了兴致。

  模糊的记忆在这时渐渐清晰起来,似乎有谁正紧抱着我——不是陈朔,我知道。除了他,没有人能再给我温暖如此。他用唇舌摩挲着我的耳廓,没别的人能碰你,永远。认真的语气引起阵阵酥麻,偏偏表情却执拗得像个撒娇的孩子。我不清楚永远的长度究竟是用什么标准来衡量,是到死亡为止吗?还是以失去这段感情为结束?那么,现在应该如何?在他推开我选择与另一个女人结婚后,我还能独自一人遵守这个约定多久?

  不会有答案,而我也确实失去了这个说着永远的人。看着他换上正装,看着他展开笑容,看着他当众亲吻新娘和曾经两个人一起做过的设想一样,只是如今变成了现实,只是对象不再是我。

  陈朔的吻将我拉回这个漆黑的小巷,他用带着戏谑意味的眼神盯着我,发出沙哑的命令,舔我。

  忍不住笑出了声,原来每个男人在欲望面前都一样,粗暴且自负,就连说话的语调、音色的沙哑都如出一辙。也许对男人而言,感情不过就是满足欲望的一种手段,无论对象是谁,只要能供其玩乐、纾解心神,都能信誓旦旦地说上一句我爱你。廉价又虚伪,同时却又是无比的真实。

  伸手去解陈朔的皮带,拉下裤链时被他的涨大吓到,看来已经十分难耐了吧。忽然起了戏弄的心思,故意拖延着动作。耳边他的喘息越来越重,渐渐急促起来,最后终于伸手握住自己的私处放到我面前摩擦我的唇,粗野的温度灼热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就着他的手伸舌在顶端舔过一圈。他低吟一声用另一只手撑着墙,将手中的利器塞入我口中,开始前后运动着。男性特有的侵略气味在口腔内乱窜,腥咸的呕吐感却让那个人的脸再次清晰起来,就连他特有的引鹜气息竟也如此真实,迫得我不寒而栗。

  偷吃的滋味还好么,忧。

  二.

  接下来进行调整,由徐航、白骁、林苡忧负责外线,高崎彦和田仲守好内线,防好对方的10号!好,就这——林苡忧!你听见没有?下一个三分球再敢投丢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嗯。

  暂停时间已经结束,双方剑拔弩张的气势让现场气氛瞬间升温,但整个球场却突然离我无比遥远,时间似乎又回到一周前那条阴暗淫乱的小巷,他冰冷的声音就在耳边回响。觉得好笑,而我也确实笑出了声。明明是连质问也不屑于给予,只是想要离开,却被他回报以近乎强暴的吻。只是稍微回想一下,便仍能感到舌根处在隐隐作痛。

  该死的,不是已经结了婚,又何必再来招惹我。但令我更加厌恶的,却是对他的亲吻仍能感到快乐的自己。

  恬不知耻。

  接球,回场,起跳,投射。然后是毫无意外的失手。

  林苡忧!你这个人渣!杂碎!这样烂的球技也敢上场,沈忆那个蠢货只会用P股来教你吗?你这个——

  各位观众,由于场上发生队员袭击教练的事件,比赛被迫暂停。

  应着广播中传出的冰冷女声,老头被抬上了担架。我站在场边斜眼看他,语气极尽讥讽,至少他的P股比你的嘴巴更令人着迷。

  握了握右手,指关节处传来的刺痛让我皱了皱眉,但想到那老头高肿的脸和歪掉的鼻梁便顿觉解气不少。无视场上各种各样或是吃惊、或是厌恶、或是称赞、或是嘲讽的表情,我提上背包离开了体育馆。

  15:42。

  时间还很充裕,足够我回家洗澡换衣服,绕道去吃一碗海鲜拉面,最后再回到我肮脏狭窄的出租屋,同他做◇爱。同样的事情在他婚礼当晚被撞破与陈朔的欢爱场面后便不断在重复。或许也不能这么说,至少在做◇爱这一点上,我们从未间断过。只不过在那晚之前叫欢爱,如今叫偷情。

  一场激烈过后,我起身去浴室清洗。黏腻的液体从股间流出,带来异样的刺激感。简单处理完,他仍没走,斜靠在床上抽烟。袅袅的烟雾中,他的表情有些看不真切,但偏偏又最是让我着迷。本来也是,两个男人之间怎么可能产生真实的爱情,左不过是在寻求刺激、排解寂寞,这种漂浮在空中亦真亦幻的状态,才最能让人安心。

  他起身换到靠墙的位置,仍是在抽烟,一丝不挂却也毫不遮掩,反而带着一种傲人的炫耀。但他确实拥有一副好身材——均匀的皮肤,紧致结实的肌肉,宽厚的胸膛,健硕有力的腰肢,以及难以忽视的、属于男人的骄傲。他似乎很享受我的目光,在香烟之后露出慵懒迷人的笑容,莫名地觉得性感。我转过身,将拆下的床单丢进浴缸,准备晚上清洗。

  你打人了。他的表情透着玩味,仿佛我是一只落入陷阱的小鹿,而他是游刃有余的猎手。可语调却很平缓,无关悲喜。为什么?

  重要吗?我半跪在床上换床单,因为洗得太多而泛着凄惨的白色。感觉到他灼热的气息烫贴着我的背部,潮湿厚重的舌面在耳廓上游走,滚烫的手掌捏着我的胸膛,浓烈的烟草香味和着几分情欲的味道扑到脸上。不重要。他轻笑着压了下来,那表情像极了戏弄。我抬手撑住他的胸膛,力度不大,却表明了拒绝的态度。

  忧,你变了。他仍是在笑,目光却更为炽烈,却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丢掉即将熄灭的烟头,拉开床边的小柜拿出一条新的黑色内裤换上,然后拾起地上凌乱不堪的衣物,一件一件缓缓地穿好。他的动作越是优雅,唇舌间的纠缠就越是不留余地,激烈、残暴,却恰到好处地激荡起巨大的快感。我热烈地回应着他。一吻过后,他犹未满足地舔了舔嘴角,笑容里满是张狂。却让我更加迷恋不已。

  换好床单后,他早已离开,只留下满屋的烟草香。一直都知道他喜欢抽烟,并且永远都是万宝路冰蓝,浓烈的薄荷气味莫明地让人觉得安心。好像一开始也是因为这个才会注意到他的吧,想起来还真是讽刺,因为这样虚无缥缈的原因而喜欢上一个人,这样的感情难怪会走进死巷。但爱情本来就是充满变数的事情,又怎么会被如何开始这样无关紧要的细节左右?该走的路一步不少,该有的情节一应俱全,这样理智又无情的过程才该是爱情原本的样子,我们在其中不过是起到催化作用,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罢了。这样一想就觉得自己还真是喜欢自作多情,别人只不过是给了一颗种子,我却硬是以为得到了整座森林。连自己都觉得丢脸,也怪不得他狠心。

  手机铃声响得很突兀,却没心情去接,索性由着它,反正不会是什么重要的内容。但是对方似乎是故意较劲一样,不停地拨打着。响到第六遍的时候,我决定放弃这次无聊的对决。

  喂,忧你这家伙又在睡觉了吗?快来零点,有好事哦!嘿嘿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11 23:56 , Processed in 0.057544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