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同志真实故事:《小圈儿在北京》

2016-1-7 06: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406| 评论: 0

摘要: 第 1 章   我终于毕业了。   看着同学们个个穿得像哈利波特一样,在校园里到处照相,忽然觉得有一点好笑。四年了,我在这个傻大傻大的城市哭过笑过。而这就是我等待的那一天吗?从这所著名的高校毕业,凭着不错 ...
无标题文档

第 1 章

  我终于毕业了。

  看着同学们个个穿得像哈利波特一样,在校园里到处照相,忽然觉得有一点好笑。四年了,我在这个傻大傻大的城市哭过笑过。而这就是我等待的那一天吗?从这所著名的高校毕业,凭着不错的专业找了个很好的工作,还拿到了这个城市的户口。这不就是我一直想要的吗?可当它们真的来了,感觉是那么不真实。

  愣什么呀,小驰,快过来和我照个相!

  同学又在叫我,我稳定了一下迷失的情绪,继续快乐地充当活动背景。七月的骄阳照着我黑色的学士服,汗无声无息地流着,我真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我都快昏过去了。我过会还要和我的帅哥男友约会呢!

  照相活动一直持续到正午时分,几乎和认识的每一个人,甭管是朋友还是仇人,都照过了。校园里的一花一草也都没放过,终于结束了。我飞快的狂奔回宿舍,换上T恤和半裤,顿时觉得整个世界清爽了很多。出汗出得跟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我心想,这照出来能好看吗?都被太阳晒蔫了。

  我站在一片狼籍的宿舍当中,扇着大扇子,想着我刚租的带空调的房子,心里好像吃了一桶可爱多一样,美得不行。我即将和男友开始两人生活啦,这下可方便多了,再也不用去宾馆了,嘿嘿。

  美什么呢,笑得跟个包子似的。

  宿舍老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他这一问,把我从YY的境界中拖了回来。

  没什么,毕业了啊,终于把毕业证,学位证骗到手了。

  你小子不至于吧,别美了,后天宿舍就不让住了,赶紧收拾东西吧。

  老大一边说一边就动手,把床上的、桌上的统统划拉到他的大行李箱里。一边划拉一边还哼着小曲。他床头有一张他女朋友的照片,他拿着看了好半天,就是不舍得放到行李箱里。其实老大是一个特别害羞的人,喜欢人家2年就是不敢和人家开口,还是我帮他说的,谁让他女朋友和我是好姐妹呢,哈哈。老大什么话都跟我说,他说有一回趁她家里没人,他过去玩,估计会发生点什么,结果在公车上一路都是勃Q的。丫现在肯定也想着二人世界怎么过呢。我指着他的裤裆,大喊一声:

  勃Q了嘿!

  老大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疾速朝我冲了过来。

  小驰,今天我要了你的腿!

  救命啊,有人耍流氓啊

  我大喊着冲出寝室,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都说毕业是伤感的时候,我为啥没这种感觉呢。都说毕业时我们一起失恋,我们这儿怎么就没这回事呢?

  老大是湖北人。都说上有九头鸟,下有湖北佬,可老大一点也不凶悍。寝室里6个人,住了四年,就和老大感情最好。

  老大n,l不分,听他说话有时候还真费劲。老大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好色,他最喜欢的体育项目不是足球、篮球什么的,而是女子跳水,因为穿的少。有一次在食堂吃饭,老大忽然停下来,仰着头,指着食堂的电视大喊:

  快看,驴子跳水!

  老大喊得太激动,饭粒都喷到我的碗里。我抬起头诧异地看着电视,心想哪个国家有这么先进的动物运动项目。结果靠,原来是女子跳水。

  老大一直是我生活的快乐源泉,直到我遇到我的帅哥男朋友。而现在我就要去和帅哥男友在学校吃最后的午餐。我昂首阔步地走在去往校园小餐厅的路上,那气势,当年解放军进京什么样儿啊?走过身边的甭管帅的不帅的一概不搭理,一群小屁孩儿,老子和帅哥男友happy的时候,你们不知道躲哪儿自我安慰呢。

  进了餐厅,男友已经到了。我心中不禁又小鹿乱撞起来。虽然我连他P股上长了几颗痣都一清二楚,但在帅哥面前还是要矜持一点,哪怕是装的。

  我款款地坐在了他的对面,他穿着黑色的T恤,有点紧身,手臂和胸口的线条让人看着就想去摸一把。

  我咽了一下口水,忍住饥饿和淫欲的双重折磨,正准备说,晚上一起铺床啊。他发着短信,头也不抬地来了一句:

  我们分手吧。

  我觉得我可能是热昏头了,这会正幻听呢,可幻听也听点好的啊。我拉住他的胳膊摇了摇,说:

  小磊同学,你中暑了吧,都开始说胡话了,赶紧,我带你去校医院看看去。

  我们的校医院绝对是个牛X的地方。不管生的什么病,开的药都是一样的。我琢磨这药估计是包治百病,比不上太上老君的仙丹,怎么也赶上镇元大仙的人参果了。趁着没毕业还能享受90%的公费医疗,赶紧去开它十箱子。结果就被那个和蔼的老太太赶了出来,说,有你这么捣乱的嘛?吃糖果呢?年轻人生病都是上火闹的,找个地方泄泄火去!看来这药还真是宝贝,不然老太太对我那么凶呢。上次我去她那里打针,她对我抛了一个媚眼,说,来,把裤子脱了。那态度可亲切了。

  我说真的,现在这里说话不方便,我就不多说了,反正你以后就别找我了。小磊轻轻地说着,我对校医院亲切老太太的回忆瞬间灰飞烟灭。

  还有,这是给你的,算我对不起你吧。说着扔过来一个挺厚的信封。不用看我也知道里面是钱。

  龟孙子,使这招。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愣在那里,连骂人都忘了。

  五、

  望着小磊的背影走出餐厅,宽阔的肩膀越来越模糊,我觉得我一定是做噩梦了。

  从餐厅回宿舍的路上,我实在不知道做什么,就点了点信封里的钱,5000,还真不少。小磊一向这样,以为什么都可以用钱来解决。

  回到宿舍,没人,我把信封往床上一扔,自己也推开一床的垃圾躺下。不知道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听见心在胸腔里空空地跳着。

  老大已经走了,床也空了,宿舍里就剩下我一个人,要卷铺盖滚蛋了。我跳下床,要化悲伤为劳动力。但收拾着收拾着,我就在心里忿忿地骂起来,你个小丫挺的陈磊,你就不能等我收拾完你再说分手,面对一堆关于你的记忆,你让我怎么收拾啊?

  你送我的抱枕,上面有我最喜欢你最讨厌的加菲猫;你送我的香水,味道那么恶俗我从来没用过;你送我的手表,上面居然是24只兔子在Z爱,我一个四有青年我怎么能和你一样低俗?还有你送我的围巾,长得可以把我缠成木乃伊,完了上面还有两个口袋,你说你搂着我的时候还可以把手放里面暖暖,你说你恶心不恶心

  看到的每一本书都有你的影子,听到每一个声音都像你在说话。我昨天晚上肯定没睡好,眼睛越来越模糊,都快睁不开了。

  费了好大力气把东西都归置好,累了,蹲下,抱住自己的膝盖,看着还在床上的躺着的那个信封。

  哭了。

  哭完我立马后悔了,一个劲儿地在心里骂自己没出息,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男人有的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丫不成我另找。不就是一段不成熟的感情吗,何必呢?

  我抹了抹脸,又是泪又是汗的,立刻又想到了我新租的带空调的房子。我决定马上走人,于是打了个电话给楼下开面包车的。这人也不知是楼长的小舅子还是团委书记的小叔子,这几天就跟楼底下趴活儿,帮同学们搬家,服务周到,童叟无欺,就是人长的磋了点。不然碰上哪个像我一样的yy达人,过不了几天就能在网上整出一个北京搬家工的帖子。

  挂了他的电话,我又环顾了一下这住了四年的宿舍,大一刚搬进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如今又要让给别人了,不知谁会躺在我的床上在深夜里打着飞机。刚住进来时觉得哪儿哪儿都那么别扭,现在又舍不得走了。人就是这么贱,抓不住的才觉得是最好的。

  我又扫视了一下这片空荡荡的狼籍,心想,管他呢,开始把大箱子小箱子往楼道里搬,猛地发现老大还在门上给我留了张条:

  小驰,我先走了,有空去我那儿玩。然后是他租的房子的电话地址。

  关键时刻还是革命同志的友谊最坚定啊。这个老大,敢不告而别,改明儿去剥了他。

  我把行李都拖了出来,匡地一下带上门,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门上红色的数字:419。

  刚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差点没笑岔了气,老天还真是眷顾我这个小圈儿呢。如今这红字静静地注视着我,我却无言以对。

  难道我和小磊,和我的大学,和我生命中最美好最宝贵的年华,真的只是一场一夜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12 23:33 , Processed in 0.057645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