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同志文学:陆贤,你这个贱人

2016-1-6 11:4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54| 评论: 0

摘要: 作者:我怕你找不到我啊   供稿:微信耽美微吧   (据真实故事改编。)   我见过的贱人多了去了,但是没见过像陆贤这么贱的贱人。他是第一个让我深深体会到这么多年自己都白活了的人。   认识陆贤是高二那 ...
无标题文档

作者:我怕你找不到我啊

  供稿:微信耽美微吧

  (据真实故事改编。)

  我见过的贱人多了去了,但是没见过像陆贤这么贱的贱人。他是第一个让我深深体会到这么多年自己都白活了的人。

  认识陆贤是高二那年,他是中途转来的插班生。陆贤咧着嘴,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笑的一脸地痞样站在黑板前,把全班同学都看了个遍,活像我们大家才是插班生,而他正等着我们挨个做自我介绍。

  那时我是班上的纪委,坐在最后一排,专管全班上课有没有打小差,说悄悄话的,总结一下就是打小报告的卧底。因为本来就没什么人缘可言,所以我毛遂自荐了这份职务,而又凭借这份光荣的职务更加使得我人缘尽毁,如此恶性循环,根本没什么朋友,所以最后一排那个单独的座位就成了我的专坐。直到陆贤来打破了这一传统……

  一般被安排到最后几排“流放区”的学生,不是考不上大学的活跃分子,就是高考教育制度的头号敌人,错不了。尤其是陆贤被安排和我同桌,他走下来,坐在我旁边的第一句话就是:“兄弟,不要让我为作业操心。”还一副大哥大的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更确信陆贤就是其中一类,或许更甚。

  事实证明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陆贤转来的第一天碰巧遇上我们年级的月考,发下卷子后我立马进入战斗状态开始做题,旁边陆贤吊儿郎当地翘着腿在答题卡上写写画画。照这个状况看来,他必挂无疑。但就在当天晚自习发成绩的时候,我一度以为陆贤拿错了卷子,或是考试的时候换了脑子,不然怎么能考出科科130多分的成绩!自那以后陆贤有了新的名称,人送外号“陆大仙”。

  作为一个有文化没纪律的复合型人才,陆贤和我同桌的日子里,我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物种多样化。每次考完试都会有人拿我和陆贤说事儿,也是,一个是高智商混混一个是低智商干部,还同桌,形成了鲜明对比,再加上我向来不好的人际关系,这也是无可避免的。但最不能忍受的就是陆贤日复一日的贱行。

  我和陆贤的关系虽然随着时间也跟进了不少,甚至可以说他是班上唯一一个和我能够拉家常的人,但有“友谊更加深厚”“促进了关系发展”这种想法的只有他一人,显然是地皮踩热了,该出手时就出手,毫不跟我客气。

  记得我有次下课去上了趟厕所,完了一回到座位上便看见抽屉里多了堆不少的瓜子壳,陆贤在旁边悠然自得地继续磕着瓜子,手一伸,头都不偏一下,一把瓜子壳就被豪气地撒进我的抽屉。我气极反笑,对着他的脑门就扇了过去。

  “操,你不知道扔垃圾桶里啊?”

  我以为面对我的质问,陆贤好歹也会收敛一点儿,哪知他指了指我的抽屉说道:“啊?这不是垃圾桶吗?”

  我,一个有修养的男人,实在忍无可忍,从头再忍。我走到角落拿起班上的垃圾桶摆在他脚边,天真地认为这也该完事儿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陆贤不嗑瓜子了,他竟然从包里搜出一包炒花生,吃的时候他慢条斯理地把花生米面上那层薄皮磨成碎削,然后中气十足地对着我一吹,最后再利落地拍拍手,差点没呛死我。

  就这样,我和陆贤的战争打响。我承认我在学习方面没有陆贤厉害,但我在以牙还牙斗智斗勇这方面,还是没有陆贤厉害。不为什么,他段数太高,整一个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

  上课时无聊转钢笔,不小心就飞到同桌那边的桌子下面,陆贤“哎哟喂~”一声,跟个腰间盘突出的患者一样呻吟着弯下身捡起钢笔,拿到我面前晃晃,问道:“说,你丑不丑?”

  “不丑!”打死都不能投降皇军,这是男儿本色。

  陆贤又“哎哟喂”一声,把钢笔放回了原来掉下去的地方,我黑着脸看他慢吞吞,若无其事地坐好听课后,认命投降道:“我丑我丑,全世界就属我最丑!”他这才把钢笔捡起来给我。之后我一直在等候报仇雪耻的机会,皇天不负有心人,晚自习的时候陆贤的书本在睡觉时被挤下了桌子,我得意洋洋捡起来藏好,等他睡醒差不多晚自习都快结束了,但报仇的心情激昂高涨,丝毫不减半分,陆贤睡眼惺忪地望着我。

  终于让我逮着机会,惩治陆贤的时刻到了。我按捺不住亢奋的心情,假装咳嗽了一声,止不住笑意问他:“说,你贱不贱?”

  “老师!杨一伦偷我的书还骂我贱!”

  “!!!”这下又轮到我傻眼了。

  经过一学期的过招,我依然奋斗在抗战前线,死不认输。放假前,我皮笑肉不笑地朝陆贤放出豪言:“你给我等着。”陆贤哈哈大笑,立即应承道:“好嘞!”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生何处不相逢。陆贤根本就没等到我,反而是我等到了他,不过幸亏那次他来的及时,要不我的人生就差不多该大结局了。

  才放假没多久,我就在大街上遇到班上的各类激进分子,当纪委的时候心高气傲坏事做绝,也没想过完事擦屁股,所以狭路相逢的时候,多半就会有人来打屁股。那次我也不知道自己哪儿那么胆肥,换条道都懒得挪脚,直接冲着他们走过去。结果当然可想而知,一群人风风火火就上来揍我,四面八方都是拳脚,挖个坑都弯不下腰。

  趁我生命值损耗差不多,眼看快熬不到人生下一集的时候,陆贤居然冒出来了,靠着他的好人缘和三寸不烂舌帮我免了接下来的狠揍。陆贤架着我去医院,一路上没少教育我,总结下来就是这次我活该,我知道他贱嘴里吐不出象牙,再加上又痛又晕,我懒得跟他争辩。看我沉默不说话,陆贤好像认为我虽然身残心也残,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于是他更来了劲儿,把我平时的生活作风都批评了一通,包括我的三观他也说有待改进。

  “总的来说你就是肤浅,所以才不够包容,招致杀身之祸。”

  听完这话,我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你不肤浅,你大海。”然后伸出手故意在他屁股上捏了一把问道:“这样的你也能包容对吧?”

  “可不咋地,我就好这口的。”

  我被陆贤的厚脸皮给打败,笑着拍他肩膀说他赢了,结果看到他认真的表情,再也笑不出来。之后陆贤把我送回家,只是他没唧唧歪歪乱叨逼,反而变成我在说些干巴巴的话题。到家后我没跟陆贤道谢,说了句“你有种”就上楼去。我以为陆贤是那种怕尴尬的人,肯定再也不找我麻烦,结果我回到卧室屁股还没坐热,他就打来电话问我下学期还斗不。我一听,也不知哪根经搭错了,还是战斗的雄心未泯,没过脑子就往外捅词:

  “斗,斗不死你个贱货。”

  陆贤在电话那头笑的特大声,连我都嫌烦。

  但后来开学,我和陆贤却并没有恢复到以前的小打小闹,甚至连对话都中规中矩,这让我很不适应。有次陆贤又帮我挡了一架,我说了声“谢谢”,他很客气地摆摆手就和那帮活跃分子走了。

  我照常上课打小报告,陆贤照常旷课去网吧,老师不管,我也没责任义务监管他,他就成了放任自流的形态,把日子过得跟娱乐播报一样。事实证明越平凡朴质的生活越像是奇迹,而奇迹都是有寿命的,终结这一奇迹的不是别人,正是陆贤自己。

  那次晚自习中途休息,我接到陆贤电话,口气很急的样子,让我到教学楼顶楼找他,我瞧着反正下课也没啥事就去了,顶楼全是闲置的空教室,没人也没灯,隔着走道另一头就看见陆贤被手机屏幕光照成鬼的脸,吓我一跳,走近了才闻到他身上有些酒气。

  我还没开口问,陆贤就不由分说地过来抱我,把我推到墙角困住,他有点神志不清地样子,我没敢挣扎,怕他一不小心就把我给撕票了。

  “杨一伦,你也喜欢我呗?”

  我心想糟了,只能盼望着这顶楼赶紧出来个人搅黄这场告白,这个人还真出现了。那时学校正在严查早恋党,防止高三的准考生在关键时刻出岔子,所以本来是地下党情侣们的私会场所,那天的顶楼却只有我和陆贤两人。老头子打着手电筒四处晃,直到看见陆贤,大概是陆贤太高大,把我堵在墙角围了个严实,再加上顶楼一片漆黑,所以老头子开始并没有看清我是谁,就以为是普通的早恋党,怒气冲冲地拿着手电筒晃来晃去,一边呵斥我们一边快步走来。

  我早就吓得不敢动弹,倒是陆贤,像突然酒醒,他一把把我按在地上蹲着,飞快脱下衣服盖在我头上,等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朝主任老头扑过去,把人按在地上狠揍,手电筒也被砸烂,楼道又恢复了一片漆黑。

  “愣着干嘛,还不快滚!”

  陆贤朝我大吼一声,又继续和主任厮打在一起。我用他的衣服遮住身体飞快地逃离了顶楼,那件衣服被我丢在楼道上。那天我回到教室以后迟迟没等到陆贤回来拿书包,我替他收拾好一切书本,把他的书包放在座位上,本来想替他拿回家的,但我不知道他家住哪儿便放弃了,之后还是放在教室里面。直到我离开学校,整个校园一如既往地平静,没有半点风声传出,大家有说有笑地出了大门。

  那天我一夜都没睡好,把爸妈的手机偷到自己房间里,再到凌晨又放回客厅,吃早饭的时候只要有人给他们打电话,我就像听到动静的惊弓之鸟,幸好什么也没发生。

  我故意上课去迟到,走的再慢也还是到了教室门口,当然被骂个狗血淋头,还在后面罚站,但也仅仅是因为我来迟了。我在后面看到自己座位旁边收拾地干干净净的位子,听到讲台上班主任破口大骂陆贤的名字,至于骂了什么,我没听清,也记不清了。

  从那以后陆贤再也没来过,学校里面传他为了保护女友打伤德育处主任的事传的沸沸扬扬,好像大家都因为这次英勇事迹受了影响,除了我。

  好几次我给陆贤打电话发短信,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差不多过了两星期,风波完全平息,再没听到关于陆贤的一点消息。我因为突然发烧请了病假,没上晚自习就回去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去了趟陆贤翘课常去的网吧,意料之中地没有看见他,反而是他的狐朋狗友被遇上了,他们借着陆贤被开除的事故和平时堆积的怨恨又把我揍了一顿,但别说,那顿揍还挺值,我要到了陆贤的住址。

  那几个孙子下手真没轻重,我想着等下要是见了陆贤,肯定得先自报家门,否则他绝对认不出我。

  还没到指定的地方,就在街上看见陆贤提着菜慢悠悠地走在前面,我一瘸一拐地跑过去。

  “诶,陆贤。”

  他看我说不出话来只一个劲儿傻笑就有些不耐烦地问道:“什么事?”

  我笑不出来了,因为脸上的伤口扯地怪疼的,他还不领情,那表情像被人拦劫一样不爽,我心头也冒火,摆出纪委的架子质问他为什么不回去上课。

  “你他妈还不知道为什么啊?要不我再把那天的事演一遍?”

  我低下头,发觉身上的伤更痛了,真想立马把刚才那几个孙子劈了。陆贤没理我,把能骂的脏话都骂了个遍,最后他好像也没什么能骂的了,不搭理我直接往前走,我就在他后面跟着,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操了个遍。

  “你他妈别跟着老子!回去读你妈逼的书!”

  陆贤吼完这句好像整个人的力气也用完了,他的歇斯底里和面红耳赤突然消失了,过了一会儿,他又回到了我认识的那个陆贤,像个不要脸的痞子一样拍拍我的肩膀说:“杨一伦,你该走了。”

  我“哦”了一声,站在原地不动,他笑起来,还是跟个混混一样,他说:“杨一伦,你别让我白被开除。”

  我又“哦”了一声,然后走上去抱住他,抱得死紧,搞得自己像要勒死他一样。

  “杨一伦,你被打成傻逼了吗?这是在大街上!”

  他仍然笑嘻嘻地提醒我,一副自己无所谓的口气,看我没放开的意思,又提醒了几次,我来了气,抱着他大声骂道:“你他妈闭嘴!老子就这点胆量了你还想怎样!”

  我听到他在我耳边笑出了声,抬起两只提有菜的手抱我,他力气还真大,一大把菜碰到我背上的伤,差点让我痛的飙泪,我小声骂了句我操,他笑的更大声了,他说:“杨一伦,看把你揍得,真成傻逼了。”

  同时,在今年,也祝福现实生活中的陆贤和杨一伦,4周年幸福快乐。



  微信耽美微吧

  耽美其美,美男之美,男男与共,天下大同
  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利,但我们拥有改变的权力。
  没有什么是不容于世的,爱情亦然。

  这里是微信耽美微吧,我们将会给你全新的世界观,将会带你接触这世上的另一种恋情——同性。
  微信搜索:耽美微吧“danmeiweiba”即刻关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7 17:33 , Processed in 0.058651 second(s), 21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