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小说你:卖菜的邻家姐夫

2016-1-6 11: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542| 评论: 0

摘要: 卖菜的邻家姐夫一 卖菜的邻家姐夫 “卖菜了,茄子辣子西红柿,啥菜都便宜了,卖菜了,大豆麦子油菜籽,啥都可以换了。” 我正在院子里靠墙坐在那看书,外面传来了卖菜的吆喝声。 我们家虽然是农村,自己也种地,可是 ...
无标题文档

卖菜的邻家姐夫一

卖菜的邻家姐夫

“卖菜了,茄子辣子西红柿,啥菜都便宜了,卖菜了,大豆麦子油菜籽,啥都可以换了。”

我正在院子里靠墙坐在那看书,外面传来了卖菜的吆喝声。

我们家虽然是农村,自己也种地,可是我们这里海拔高的原因,都不种那种好点的菜,只有在自己家菜园里种点菠菜萝卜小白菜啥的,到了夏天吃的时令蔬菜都是张掖人吆着驴车来卖的。

不是卖,我们这里买菜你要是用钱买别人会笑话的,大家都是用粮食换,一斤麦子换多少菜就这样。

张掖离我们这有六十公里,他们都是半夜把菜装好,赶中午就到我们这里,来这里卖个半天,晚上在这里找个人家住一晚,到了第二天卖完就回去了。

那些卖菜的都是张掖人,他们也是自产自销。

这会听见卖菜的,我妈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一边用围裙在擦着自己手上的水,一边对我说:“阿亮,我听外面是张掖人,你去看看想吃啥菜换点,我给你擀凉面吃。”

我们家里条件本来不好,这些时令蔬菜对我们来说基本就是奢侈品,我想了下说:“妈,还是算了,擀凉面我去自己家蒜地里挖几棵蒜苗好了。”

妈妈叹了口气说:“去吧,去换点茄子和辣子,要不晚饭我给你做揪面片吃,我也想吃了,还有你看我们家今年还没吃过茄子和辣子。”

是的,现在茄子辣子已经快都下架打怏了,可我家还没尝过鲜,妈妈说了我就去看的换点。

我进去到了套屋里,拿了一个碗装了一碗麦子,当装麦子的时候我心揪了一下,因为那装麦子的柜已经见底了,还有一个月才秋收。

我端着一碗麦子走了出来,出了大门我看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站着一卖菜的驴车子,跟前围了好多的人。

我总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不是我怕见人,是我总有自卑感,我家在我们队不说是最穷的,也是在最后几家排着,这会看他们都是用脸盆端着麦子,在那这菜那菜的换着,我咋有点不想往跟前围了。

我就站在边上看着他们挑菜,这会卖菜的多是些大媳妇老太太,也有几个男的,他们都在开着那些老掉牙的荤笑话,那哈哈大笑着,有的人还动手动脚着,我看着这样的场面我的脸是越发的红。

“阿亮,来吃个黄瓜。”是周麻子的老婆,他三十多岁,每天和队上的这些个大小光棍开着那些让人无法接受的玩笑。

她此时拿了一个黄瓜递给我,我急忙说:“嫂子,不用了,我自己买。”

“你买啥啊,就一碗粮食你能换几样菜,给拿个去吃。”她虽然和别人疯疯癫癫的,可是她对我还是很好的。

我看她没有看不起我的意思,她只是实话实说。

那周平听了哈哈大笑说:“你把黄瓜送人了,那你不用了。”

说完还是那淫荡的笑,那满脸的猥琐。

麻子老婆笑着从菜蓝里取出了一根茄子说:“现在谁还用黄瓜,你看这茄子多好,有粗又大又光滑,还有我家麻子的也不比这茄子小啊。”

她说的很得意的样子。

这样惹的有些卖菜的大媳妇笑的蹲在了地下。我真的没搞懂他们这说的都是啥,我只是知道他们没说啥好话。

慢慢的她们都买好了,不过都没有离去的意思,都在那里胡乱的聊着。

“这小哥,你买啥菜?”

我抬起头看去,原来是卖菜的张掖人在问我。

我看他今年大概有二十一二岁左右,我的皮肤就黑了,可是这人的皮肤比我还黑,不过他看着真的挺好看。

虎头虎脑的样子,一双大眼睛,鼻头肥大,嘴唇是不薄不厚的那种,身体强壮的像个牛犊子,他此时看着我在笑。

我不好意思的说:“我买点茄子和辣子。”

他哦了一声,把我的那碗接了过去,他没有称直接装在了他的粮食口袋里,他笑了下说:“你没有拿菜蓝子吗?”

我嗯了一声,我想一碗麦子能换多少菜,我也就没有拿菜篮子。他看了我一眼,他我那把衣服拦起了吧。

我不知道他要干啥,我就那样傻傻的看着他。

他也知道我在那疑惑,他摇了下头没有说话,他在他的菜筐里取了有五个茄子,然后递给了我,五个茄子我还是能拿住的,他微微笑了下,他又从辣子窗里取了些辣子,这样我还真没法拿了,我不知他为啥过我过这多的菜,我看着他,他用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我的衣服的一个角,夏天穿的是衬衣。

他把衣角给了我,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抓着逗了起来,他笑着把辣子放在了我的衣服上,我急忙说:“你搞错了吧,我才一碗麦子。”

他呵呵一笑说:“没错。”

他说完又抓了几个西红柿放在了我衣服上。

这时候边上的几个媳妇都不愿意了,她们大声说:“卖菜的,你这是咋回事,我一脸盆粮食还没有换上阿亮一碗粮食的多,这不行,你一个街道不可以做两种买卖。”

大家都在乱七八糟的在那嚷嚷。

那卖菜的给说的脸也红了,他搓了一下自己的头说:“我话还没说完,你们搞错了。”

大家都停下听他说啥,他望着我说:“你叫阿亮吧,今晚我住你们家可以吗,我给你菜是帮我把我的晚饭做上,是求你给我一个方便。”

这种事情是常有的事情,我们家里房子也多,我妈妈本来也好客,心地善良,见了这些卖菜的,还有那挑着担卖货的货郎客,我妈只有人家来问都会留宿的,虽然我们家吃的口粮都不够,可是还会给把饭做上。

这会这个卖菜的说了,我也就点了下头说:“好啊,那你天黑了一定来。”

我说完给指了一下我家的大门,我说:“就那个大门,不要忘了,你要是找不到你就问别人阿亮家是哪一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7 11:12 , Processed in 0.055380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