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清秀小GAY的故事:成都男孩流浪在南京(图)

2016-1-6 10:1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908| 评论: 0

摘要: 我爱美丽的故乡,我爱富庶的成都平原。 春天的平原上,一眼望不到边的,是金黄的油菜花。蜜蜂在菜花上舞,燕子在蜜蜂上唱;油菜花下面有嫩绿柔软的青草,青草上面有一对对痴情的男女。 我就出生在这菜花香里,常听大 ...
无标题文档

我爱美丽的故乡,我爱富庶的成都平原。

春天的平原上,一眼望不到边的,是金黄的油菜花。蜜蜂在菜花上舞,燕子在蜜蜂上唱;油菜花下面有嫩绿柔软的青草,青草上面有一对对痴情的男女。

我就出生在这菜花香里,常听大人们夸我,说我长得象春天的菜花儿。菜花香里,我和小朋友们扯着嗓子唱:“亲家母,慢慢走,菜子开花有疯狗……”

我们唱着,跳着,走过田野,走过溪流,走过纯真的童年。

我们农村里有句古话:“人多好种田,人少好过年。”我们家地广田多,爸妈就生了五个儿女。大哥叫李红,二哥李橙,三哥李黄,四姐李绿我叫李青。到我的时候就不能再生了,爸爸妈妈还想生李蓝和李紫的时候,国家搞计划生育了。

儿子多了,爸妈就不那么心疼了,爸妈不心疼了,儿子的命运就坎坷了。

比如说我,来南京那年才十八岁,我就已经离家在外飘荡四年了,和男人睡觉四年了。我小时候读书成绩特好,一点也不让爸妈操心,可他们还是不疼我。他们给哥哥买手表,就不给我买;给姐姐买新衣服,也不给我买;给哥哥找媳妇,就不给我找;给姐姐找男人,也不给我找。我心理很不平衡,和爸妈吵了一架,再也不读书了。爸妈劝过一阵,我是脱缰的莽牛,哪里拉得回来?他们劝不过我,就算了。

我没有事做,又讨厌一切的农活,天天在村街上闲逛。

我成天都在想,怎样才能不读书不劳动就可以有吃有喝。我喜欢看录象,喜欢吃零食,喜欢热闹的生活,更喜欢漂亮的衣服。十四岁那年,我终于跑了,我悄悄爬上一辆往城里拉蔬菜的卡车,跑到了成都

我的老子啊,成都好大哟!比我们家乡的小街不晓得要大多少,恐怕比我们全公社的地盘还要大呢!站在城市里,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我不晓得去哪儿了。

正在彷徨的时候,我遇到了梁飞。

梁飞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帅哥,他头发拖到肩膀上,戴着墨镜,抽着香烟,象电视里的二流子。可是他指头上戴着好几个金箍箍呢!

天气好热,就要过端阳了,闻到了街上的粽子香,我饿得直咽口水,什么吃的都没有。

我埋着头漫无目的地走,梁飞朝我喊:“小兄弟。”

我眯着眼看他一眼,继续走我的路。

他又喊:“小兄弟。”

“你在喊我?”我问。

“我不喊你喊哪个?认识一下,我叫梁飞。”

“我叫李青,叫我小青吧。”

“哦——小青,我还是叫你青青吧,来交个朋友。”

说着,他就和我握手。打那起,“青青”这个名字就跟着我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3 17:03 , Processed in 0.058194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