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同志小说《七月梅雨》

2016-1-5 09: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43| 评论: 0

摘要: 作者:小h   地铁口   车门徐徐打开,手里握着手机随着众人一齐走了出来,无数的人挤了进去,嘟嘟几声门关了,车子开走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出口,便按下手机拨了他的电话。   我到站了。   哦,这么快。 ...
无标题文档

作者:小h

  地铁口

  车门徐徐打开,手里握着手机随着众人一齐走了出来,无数的人挤了进去,嘟嘟几声门关了,车子开走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出口,便按下手机拨了他的电话

  我到站了。

  哦,这么快。你从D口出来,我在这里等着你呢。

  好的。

  还没升到地铁口,一股热风夹着湿润潮气扑面而来。一个男子穿着白衬衫,手里夹着烟,往底张望。不确定就是他,但与相片相差无几。他倒先走了上来。

  扶梯升到了尽头,他踏出走上水泥地向前几步与他迎面相对。

  是你吗?他说,手里仍夹着烟蒂。

  他微笑了起来,手里仍握着手机。是我吧,他说。

  他也笑了。

  外面的天明显变了,手机里的天气预报说今天又有雨。

  他随着他走,穿过人行道,过对街,回头望见地铁口上边的天一片阴云密布,忽然一阵风就来了,吹得那边一棵高高的柳树拂摆着,绿灯转换,汽车一辆一辆驶动起来,稳健之中透着一股莫名的焦躁,一个白色塑料袋在马路中央贴着地面舞了一个大圈,忽然腾空跃起,快速地滑翔着,朝摩天大楼的间隙里飞去。

  你吃饭了吗?白衬衫问。

  他摇摇头。

  你想吃什么?

  他扭头胡乱张望着,说:就吃KFC吧。

  KFC

  他大口大口地啃着汉堡,看来是真的饿了。

  慢点吃。他望着他说。

  你不吃吗,只知道看我。

  他忽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低了头,随手拈起一根薯条沾了番茄酱放进嘴里嚼起来。却忽然傻傻地笑了。

  你真好看,他说。

  他也笑了,放下汉堡,喝了一口可乐。

  还要再要点什么吗?他又说。

  不了,他摇头。

  忽然进来很多人,才发现外面下起大雨来了。

  只见那雨瓢泼似斜刮着,街道上行人乱跑起来。只不多一会,那马路上便积起雨水来,连连的一片从马路这岸至那岸,小汽车撞开河面,船一般行驶开来。

  周围才刚进来坐定的人抹着脸上头上的雨水,唏嘘感叹着:呵,这一场急雨下的。

  点餐的柜台前排满了长队,一个两个拿着正在滴水收拢起来的雨伞散漫地交谈着,服务员特别地忙乱,到处急急收拾吃完了的餐盒纸盒。一群穿着红色雨衣宅急送餐的工作人员聚在柜台左边递送送餐箱窗口旁窃窃私语,其中两个肩上还背着箱,抱起双臂,一筹莫展的样子。小孩子们在小游乐园里仍旧欢笑跳闹,有一个小孩戴着朵粉红小绒花,一脸灿烂的兴奋,朝着白栅栏外许是她的妈妈尖喊了一声,从滑梯上迅速而下,扑倒了一个小男孩,两个人在橡胶毡地上抱着滚成一团,随即互相搀扶起,笑赶着钻洞子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白衬衫忽然问。

  杨,他只说了一个字。

  他也不好再问,那你叫我庆吧。

  杨微笑地点点头,差不多吃完了,一手扶住吸管,便转头向窗外望去。

  杨尖瓜子脸,柳叶细眉,点绛小嘴,微微鬈发,发不过耳,斜斜留了前刘海,却不过眉。细细地看得见左边耳垂用细棍穿了耳孔,没戴耳钉。

  庆看着他的侧面轮廓,真真完美的一张脸。再看衣着:蓝色格子短袖衬衫,领子边缘一道白描边线,汇到胸口之上恰成一个V字,小巧别致,托着他的尖尖下颏。七分束腿的灰绿短裤;双腿交叉地放在桌下,一双蓝白相间流型线条纹帆布鞋,打着蝴蝶长结,悠闲地左右侧叠安放着。

  他那里不觉硬了起来,因左右环顾场合,故意打趣似跟杨说:你还蛮瘦的。

  呵呵,他转过脸朝他一个微笑,露出一口编贝牙齿,双眼细眯,长长睫毛下射出一线清亮之光来。左边脸上一个酒窝只在笑脸上回旋不尽。

  他本来已坐立不安,此刻更是神魂荡漾,只好低下头,胡乱说:也很白。

  白不白有什么,你又不是卖粉的。杨仍旧笑着说。

  他倒撑不住,不好意思地脸红了起来。自想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再过几年就是不惑,却被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弄得不知所措。心里想着:看一会儿收拾你。

  半晌庆才说道:这好大雨。

  杨又转过脸去看窗外街道,淅淅沥沥雨变小了,马路上的水仍是退不去,天昏暗着,十字路口的灯分外明亮,心中忽然沉郁里生出一丝希望,也觉得奇怪,难道是因为那灯?来北京两年了,还要两年才能毕业,想着以后不如回二三线城市谋一份生职,在这里,是遇不到那个心中的他了,纵然遇到,有勇气为了他而留下,两个人共同扶持走那漫漫人生么,房价物价高到人难以接受的地步,住宿舍吃食堂家里拿钱已是十分窘迫,不得已暑假里找了份兼职,在一家西餐厅做Waiter。明天早上还得去上一轮早班,回学校还有一个讲座约好了人同去看。

  想远了。回过神来看到他朝自己微笑着,歉意地回道:是啊,这几天北京雨下的,像极了我们家乡四月的梅雨。

  喝,难怪呢,猜着你是南方人,若不是生在南方,哪里长出这灵秀之气。

  你过奖了,我倒喜欢北方人的粗砺旷达,所以才报了这边的学校,来了之后又后悔了,离家毕竟太远,那时候我的分数够上那边好几所学校,要真去了长沙,现在肯定在家里陪我妈了。

  你还在读书啊,出门在外,也真难为你了。然后说,我也是北方人,那你喜欢我吗?

  这算是问到问题关键了。

  杨略顿了一会,便反问他:你家里有套套吧。

  他倒半天里没反应过来,最后还是点头道:有。

123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5 18:24 , Processed in 0.056885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