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同志悲情小说:救赎—苦海孤舟

2016-1-5 08: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798| 评论: 0

摘要: “告诉我,这件事不是你做的,是他们陷害你的,对吧?”他急需得到我肯定的回答,但是我不能,势已至此,后退即是悬崖,我只能往前。 “真的是我做的,没有人陷害我,你说过,我那么狠,几十秒之间就弄伤三个,吓走 ...
无标题文档

“告诉我,这件事不是你做的,是他们陷害你的,对吧?”他急需得到我肯定的回答,但是我不能,势已至此,后退即是悬崖,我只能往前。

“真的是我做的,没有人陷害我,你说过,我那么狠,几十秒之间就弄伤三个,吓走两个,控制住其中伤了的一个,这样的事只有我才做得出来”。我一脸冷漠地说出这些话,心里却如刀割般的伤。

“不,你骗我!…”他依旧还是不肯相信。

“你不要再傻了,让人骗了还帮着数钱!你眼前的这个人根本都不值得你同情,更加没资格得到你的厚爱。”我是多么的想告诉他真相,但是我真的不能。在我敏感且自私认为这样做是对他伤害最小的结果时,我的决绝告诉自己必须这么做,即管我有万般的不情愿,即管之后我会独自承担着这隐瞒所带来的更大的苦痛,真至於坠入苦海深渊,只要他受到的伤害能够最小化,那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题记

鄙人不学无术,才疏学浅,虽然学过两文四语,却是不甚精通,往往四语间无法如愿转换,以致於想表达的心绪都无法准确描述,着实怀揣贻笑大方只叹。

我的第一语言是客家话,第二语言是广府白话(俗称粤语),第三才是汉语普通话,这几者之间於我来说都不甚精通,时常心里面有些话知道用这种语言说,却又无法准确用其他的说,惭愧!以下的这个故事大部分对话都是用粤语说的,但是我觉得普通话很难表达清楚那些意思,唯有先用粤语写出来,再在后面标注了,当然意思上可能有很大不同。抱歉!

一 遇见还是再见

我是在高中毕业之后来到的B市,进入一家私营企业的生产线上做储干。相比其他人,我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没文凭、没技术、没后台也没样貌。我所能做的就是多学多干,勤勤恳恳,信奉着“有花自然香”这个道理,只要我肯努力加上我还算聪明的大脑,我相信自己日后定会“有餐好食,有地好企。”的。我一步一个脚印得努力着,直到大概两年后因为“细心、做事有条理、脑筋活泛、讲原则等品行调入仓储部做了一名仓管员。在这两年期间我的工作能力算是得到同事们的认可,在生活上也得到一个女孩的青睐,得以成为男女朋友。那时候的我认为自己这辈子也将如其他男人般努力工作、娶妻生子、买车买房等一步一脚印地走下去。这样的日子单调、简单而快乐。直到我遇见了他,我的生命轨迹就彻底改写。

我的工作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算复杂,具体内容在此不述。这些本职上的工作对我来说还是“湿湿碎”的,工作之外的人际交往倒是不可轻心。我妈说:每个人都有他的价值之所在,出门在外必要“称呼人多、得罪人少。”,每一个能与我打上交道的人,我都不敢报与任何的轻视。例如,生产线上的各个管理人员,虽然表面上他们更多的时候会有求於我,因为工人在生产过程中会有不可避免的产生物料坏品,而每一单的物料坏品都是控制在一定的数量内的,超过了就,呵呵!这时候他们大都会找上我了,如果因为弄得坏品多而无法出单的话,这可够他们喝一壶的。我对于那些消耗大的物料常常通过供应商的跟单员额外的要一些备用品来,怎么要?当然就是“关系”了。对于这些我都要求自己有备无患,当然按照常理我是可以不用给他们的,但是我却是不会轻视他们而摆谱,谁都会有有求於人的时候,不是吗?!这时候他们就会一个内线过来:“叶老大,我少些个什么什么东西,你那有吗?匀我些个。”,其实我年纪比他们都小,真要有求於人都成孙子样,哈哈!我当然说:“让我看看,有的话免费包邮!”。我为的什么呀!这样帮他们,因为谁能无错?我手底下几个小子就发错过物料给人家,要是遇上哪个不厚道的家伙将这些发错的物料睁着眼睛用上去,那我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而往往这时候他们都会好心的将物料返还给我确认,这帮伙计可没白帮。就这!

而供应商那边来的人吧,我更是不敢怠慢,更多的时候都是我有求於他们,每次他们来了,我都屁颠屁颠的,哥前哥后的招呼,就连司机我也得记得他名字以好说声:X哥辛苦了。当然这么做都会有回报的,简单一句问候,让人觉得受尊重了,自然乐得帮你,那些司机大哥见我收发货的话也常会主动帮我装卸,这待遇可是好的,毕竟这不是人家的本职,而是我们的。

好了,这就是我的工作,以后会少提,下面回归正题。有一天下午,我照例收点好一个供应商送来的货物,开好了放行单,觉得没什么要紧事就自己拿着放行单送他们出去。其实我是不用这么做的,而我倒是常常如此,有时候还会在门口的小卖部买水请他们喝,当然得人人兼顾了,虽然公司里也有水喝,但是从我个人包里拿出来的反而能让他们感受到不一样的尊重。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会关照我的一点缘故吧。而这天下午等我跟他们拿着放行单来到公司大门停下车来给门卫放行单时,这时门外面刚好有一辆小车要开进来,由于这里是单行道,而单行道旁是花圃,那辆小车挡着道儿供应商的货柜车就出不去了。我了个去!狭路相逢么?我看他没有转弯或后退的意思,就做了个手势让他让道儿,因为先进后出可是最起码的礼数。再说我这货柜车也不好调头不是。这时车上下来一个满头黄毛的小子走到我跟前用粤语说:“让你架车退后,我阳哥要入来。”(让你的车后退,让我阳哥的车进去。)这也太霸道了吧!我说:“小朋友,你没上过幼儿园的吗?不知道先进后出这个最起码的礼数吗?要是不知道就会去读幼儿园去。”“你系乜水啊?咁寸!你唔知车入边嘅系李大少啊?”(谁呀你?那么嚣张!你不知道车里面的是李大少吗?)“李大少?就算是李董来了,碍着我做事,我一样叫他站一边去!”我丝毫的不让步。保安刘哥见状出来跟我说:“阿涛,人家可是老板的儿子,我们惹不起的呀,还是先让他进来吧。”司机大哥也说:“要不我退回去,让他先进来。”我摆摆手,不想让他们感受到轻慢。我走到小车驾驶员侧,敲了敲半开的车窗,车窗全部摇下,一个年纪比我大的青年带着墨镜探出头来,我讪笑着对他说:“要不我让司机下来,你开过去?”我的手势是让他自己撞进去,但是我没这么说,因为一字之差有时候事情的解决方向会有天壤之别。

车上那家伙听我这么说,摘下墨镜,对我笑笑,露出一口白牙,笑容很好看,牙齿也好看。我怔了怔,这人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见过,可是又完全想不起来。完了他伸回头,叫了声“阿辉”就转弯让道了,我对他抱拳示谢,完了我也招呼司机大哥出门。

就是这个似曾相识却未必认识的人,我以为自此便会再无交集的人,是他的到来,走进我的世界,此后我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这个人,他叫——李正阳,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7 10:58 , Processed in 0.061084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