娥站

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军警同志小说:兵哥哥,你是我的

2016-1-5 08: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927| 评论: 0

摘要: 那一年,我刚从军校毕业,分在苏北一个步兵团高炮连任排长。那年,我22岁,还是意气奋发的年龄。 那时,伏传根是我排里的一名新兵,18岁,福建龙岩人。 在众多俊秀聪明的新兵中,伏传根是毫无凸显之处的,1.66m的身 ...

那一年,我刚从军校毕业,分在苏北一个步兵团高炮连任排长。那年,我22岁,还是意气奋发的年龄。

那时,伏传根是我排里的一名新兵,18岁,福建龙岩人。

在众多俊秀聪明的新兵中,伏传根是毫无凸显之处的,1.66m的身高,黑而粗糙的脸,高颧骨,厚嘴唇,一看就是闽粤那一带人。话语又少,所以怎么看都是个木讷兵。又因姓氏的古怪,名字的俗气,我想这个兵一定是少数民族的。

其实,伏传根也挺勤快的,活也干的不少。新兵哪有偷懒的。可比起其他的新兵来,他就差了。那时,新兵使用各种方法在连队表现自己。四、五点钟起床拿着扫把打扫卫生区的,拿着脸盆抢着去冲厕所的,抢着帮老兵洗衣服的,还有其他表现在暗地里的方式方法,等等。又有些兵会干些巧活,总是干在老兵和干部的眼前,加之乖巧的言行,总会得到或多或少的表扬。这样,每周的先进个人中,总是没有伏传根的名字。或多或少的,还会因为在队列里动作不协调而被班长批两句。

四月份,连队清理鱼塘,把里面的淤泥挖出来,对其加深。四月份的苏北,泥水里还有点冰凉。为了加快完成速度,连队把任务分到排,排分到班,班又分成了小组。伏传根那一组只有他一个新兵,另外两个老兵又会偷懒耍滑。伏传根到没有什么怨言,两个老兵在一边抽烟闲聊时,他就一个人向袋子中装泥土,然后一个人向岸上提或背。一次休息时间,别人都上岸了,只有伏传根还在塘里挖着。他们组一个老兵说,黑驴,上来休息了,等会再干。伏传根闷声闷气地答应一声,然后背一袋泥就上来了。只见他裤腿卷得很高,露出黑而粗壮的腿,衣服上、脸上、头上溅的到处是斑斑点点的泥浆。老兵说,休息哨音没听着啊,一边坐着去。伏传根却没有话,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越发显得脸黑了。

那时,我觉得这个兵憨而粗砺。

那一周的排会务会时,我顺便表扬了伏传根几句。也许是从没受过表扬,我发现站队列里的伏传根表情极是忸怩。也许脸红了,只是太黑了,让人看不出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1-12-4 05:59 , Processed in 0.238476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