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耽美小说:君子协议

2016-1-4 10: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115| 评论: 0

摘要: 序 这是真实发生于身边以及自己的故事,我会以第三人称的方式叙述出来,也许许多人看到题目就觉得有点扯吧,可是每个人身边总有那么一些故事让你辛酸,感动,甚至落泪,我希望看到文章的人也终会寻找到自己的幸福, ...
无标题文档

这是真实发生于身边以及自己的故事,我会以第三人称的方式叙述出来,也许许多人看到题目就觉得有点扯吧,可是每个人身边总有那么一些故事让你辛酸,感动,甚至落泪,我希望看到文章的人也终会寻找到自己的幸福,由于本人现在是一边在写,所以是以连载的形式来阐述这个故事,故事里的人物都有真实的原型,gay恋上直男,圈里人的纠葛,其中会穿插一对现在幸福生活的拉拉和一对已经去了国外的gay的故事,只有当小说彻底完整写完的时候所有的故事才真正地串成一条线,但我的文笔也就只有中学生水平,叙述口吻可能大家都不太喜欢,不过故事将会从高中生活开始,一直到大学毕业以及大学毕业后工作结婚为完结。故事会分为上下两部来写,每周都会周末更新,谢谢!

上部

主角:苏流云 陈腾宇配角:李思玮 王梦 叶一凡

楔子

高中时代,苏流云说:“我喜欢你。” 陈腾宇说:“你滚。”

大学时代,苏流云说:“我们订立君子协议吧。” 陈腾宇说:“你这又是何苦呢?”

苏流云知道,谁在乎谁就输了,感情不外乎如此,一颗心,要经过多少风吹雨打,才能百炼成刚。年少时候,我们不信宿命,以为足够爱,对方便能感受得到,可是长大了,我们才懂得,所谓的感同身受,只是你不爱我的借口。

可是陈腾宇也明白,你前进一步,我就后退一步。你我的距离,永远是33cm,太远了无法感受到你炽热的温暖,太近了却只有烧灼的疼痛,你是一团火,所以我甘作一场雨,浇灭你的念想,你痛,不如我们一起痛。

谁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有些感情,朋友之上,恋人未满,既然如此,何不相爱?

第一章 苏流云  陈腾宇

1 苏流云

“我叫苏流云,姑苏城外寒山寺的那个‘苏’,一片流云无觅处的‘流云’。”

这是第一次和腾宇打招呼的时候流云的自我介绍,仅仅是为了显得自己的语文水平很不错。

“你不觉得你的自我介绍说的很没有水平吗?”

腾宇的一句话像一盆冷水一样泼了流云一脸。

“苏流云!”

一句话把流云拍回了现实之中。语文老师正盯着他,流云只好站了起来。

“上课老是不认真听,给我提点神!坐下!”

坐下的时候同桌腾宇给了流云一肘子,流云还是选择默不作声好了。

腾宇是流云的同桌,应该说流云是腾宇的同桌,因为流云是从非尖子班转过来的,然后很凑巧地,他的旁边是个空位,于是流云很主动地把这个位置给霸占了。

然后就是第一次见面的对白了,流云用蹩脚的语文自取其辱。

自大。这是流云对腾宇的第一印象。虽然这个印象随着认识的深入渐渐被抹去,但是他的那句“没有水平”让流云很是不爽,同时也带着好奇,这小子凭什么这么拽?

每天开始观察这个很拽的小子,上课认真听讲,下课就在默默看书,甚少跟周围的同学说话。流云上课的时候会习惯性地发呆,为此各科老师不止一次点流云的名,因为流云坐在第三排。

刚刚转班过来没多久,就感觉到了高一尖子班的压力,上课完全跟不上节奏,老师布置的数学习题只能看着图像发呆。

“……这道题你会不会?”流云鼓起勇气向在旁边默默写题的腾宇问问题。

恍若一光年之久。

“你不会吗?”

我X,我会的话干嘛问你,老子当年假假的还算半个尖子生。流云的心底在嘀咕。

下一秒,流云就把心收回来了。

腾宇在流云的图像上默默划着,流云看着看着居然就懂了。

果然尖子生就是不一样!

腾宇的手握着笔不停地写,而流云却盯着他的手看。

很漂亮的手。不只是很漂亮,指节的螺纹缠绕在手上,像是图腾一样。所谓“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说的就是这样吧。

“喂!你有没有在听?”

“有。”

终于回过神来了,流云拼命地点头来掩饰刚才的走神。

腾宇问,“那答案是多少?”

“……”流云仿佛被看穿了一般。

“上课不认真听,我给你讲你又走神,那我没办法了。”腾宇的语气变了。

“对不起。”这是流云第一次向腾宇说这三个字,很诚恳的。

“你以后认真听课就好了。”他的话又变回暖暖的语气,流云好像得到了特赦一般的高兴,可是这种情绪却给了流云一种怪怪的感觉。虽然这个感觉是一闪而过的。

腾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3 16:51 , Processed in 0.060473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