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军同小说:男兵和男教员

2016-1-4 09: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426| 评论: 0

摘要: 呃,不知道怎么开头,不知道从哪里说,想到哪说哪吧,可能时间上很混乱,说说我遇到的奇葩事! 这一年多时间里,我始终觉得一万匹草泥马一直在我心中奔腾,老子活了二十多年快三十年了,到现在才发现老子真正喜欢的 ...
无标题文档

呃,不知道怎么开头,不知道从哪里说,想到哪说哪吧,可能时间上很混乱,说说我遇到的奇葩事!

这一年多时间里,我始终觉得一万匹草泥马一直在我心中奔腾,老子活了二十多年快三十年了,到现在才发现老子真正喜欢的不是波大翘臀的萌妹纸,而是铁血铮铮的硬汉,我擦擦擦,我的世界观都特么坍塌了,是不是我的生活方式不对啊!!!!

呃,没错,这是一个男男的狗血事,觉得重口的,基本可以离开了。有兴趣的,可以继续看下去,但不保证有看点,就是叙述下这特么颠覆我世界观的极品事儿!!!

我东北银儿,不能说多么什么络腮胡,胸毛彪型巨汉,但绝逼跟娘炮八杆子打不到一起,所以也绝逼没有一颗玻璃搅基心,以致我到现在都怀疑,跟女生啪啪啪如此和谐的我怎么可能喜欢男的!!!!怎么说呢,也不是喜欢男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太特么操蛋了,没法形容,一点点说吧。绝逼我打开方式不对吧。

我地方大学毕业就特招进了部队,同时也很正常跟大学的女朋友分手了。在连队当了两年排长,然后考研究生,到了现在这个学校,名字就不说了,怕被location.到这里,呃,都按部就班,没什么出格的事。

有人要问部队搅基的事,我可以肯定的说,没有,主要没条件搅基,所以别问什么捡肥皂这种2事。我和他,我只能说是个例中的个例,不具有普遍性。

我到学校报道就碰上了个悲催的事,飞机延飞,跟学校队干说了这事,队干说不急,能来就行。等晃悠到学校都快八点了。也许,飞机正常的话,我的世界还是原来那个样子吧。

到学校跟队干报到,还有个很郁闷的事赶上了。其他研究生白天报到都入住了,本来队里剩个宿舍的,给单出的一个人住。我来的最晚,那个宿舍就留给我了。单独住倒无所谓,尼玛学校有个教员因为有个科研项目攻关,不回市里家住,在学校住,人在我们报到前半个月就住进来了。我这个人怂,惧大官领导,而且还是教员,所以多少有些不爽,好在队干说项目搞完他就回家,还算让我心舒坦点。队干也明白我心里想的,跟我说那个教员是他哥们,人没说的。服从安排吧,我就住进了这间全楼唯一锁门的学员宿舍。没错,就这样,我从此踏上了一入基门深似海,从此妹纸是浮云的道路上了。而我的同屋教员室友,叫他F吧,我俩狗血的日子基本算是开始了。

进屋前以为这教员得把屋乱成一猪窝,不过还好,就是靠窗户的桌子上有几桶吃过的泡面和空水瓶,还有一台待机的笔记本,房间还是能看出有军人素养人住的,挺有序的。简单收拾收拾,然后所有新报到研究生点名,见到了我们队的其他人,问问都是哪个单位过来的,有几个居然还能找到些关系。但直到我睡觉,这位神秘的教员F也没出现。

可以这么说,在到学校的头两个月里,我跟这个教员F基本没照过面。都是我睡着了的时候,他刚回来。我起来的时候,他又走了。这位神龙不见首尾的大哥,倒是从学哥学姐那了解了点他的事。军二代一枚,自己还贼啦牛逼,在总部干得很好,非要去基层,然后去维和,去护航,基本哪危险哪去吧算是,后来不知怎么的,又回他母校,就是我考上的这个学校,当了教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3 18:00 , Processed in 0.060875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