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职场同文:预约幸福

2016-1-3 15: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672| 评论: 0

摘要: 文案 幸福啊……好像在父母双双死于车祸的那年,陈叔平的幸福就已失落。拖着车祸留下的脚伤、父母遗下的债务,他从高职毕业后,便只能省吃俭用赚钱还债。爱情,只是无法列入计画的奢望。本以为人生就这样晃悠悠地随 ...
无标题文档

文案

幸福啊……好像在父母双双死于车祸的那年,陈叔平的幸福就已失落。拖着车祸留下的脚伤、父母遗下的债务,他从高职毕业后,便只能省吃俭用赚钱还债。爱情,只是无法列入计画的奢望。本以为人生就这样晃悠悠地随波飘流,方浩勋却挟带强势的阳光,闯进他的世界,教会他什么是爱情;也教会他,什么是从天堂落入地狱的滋味……六年的分离、六年的刻意遗忘,终是抵不过方浩勋一样强势的作风。再一次接受这个霸道任性的男人,是不是又会带给自己满身伤痕?是不是,仍然无法抓住幸福的滋味?

楔子

“唔……”仿佛从一场极长的睡眠中苏醒般,陈叔平艰难而缓慢地张开了双眼。触目所及,只是一片灰白,让他一时弄不清身在何处。

身边的人发现了叔平的动静,急忙探身过来,“小平?你醒了?”

“惠姨……?”发现是母亲的好友陈美惠,叔平轻叫了一声,却发现喉咙沙哑得不象话,怎么回事?缓缓地转动着自己的脑袋,想要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记得,自己跟父母亲搭车出游,然后……

猛地张大了双眼,最后一个印象是——他们的车子突然撞上山壁?!

“惠姨,我在哪?爸妈呢?”左右张望没见到自己的父母,惊慌的感觉开始袭上心头,叔平焦急地问着。“你在医院,你的脚受伤了。你爸妈他们……”美惠踌躇着,不知该不该在叔平刚醒来的这时候,就告诉他全部的事。

“惠姨……拜托你告诉我,我爸妈他们呢?”无力地扯住美惠的手,叔平哀求着说。没办法知道自己父母的状况,令他分外焦虑,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几乎凉透全身。

“小平,你别慌,别慌,惠姨这就告诉你,不过你要答应惠姨,不要太激动,好吗?”见叔平虽然苍白着脸,还是点点头,美惠这才把事情说出来,“你妈妈她……在车祸发生时,因为她坐的位置直接撞击山壁,当场死亡,至于你爸爸,在送医急救无效后,也宣告……不治了。”美惠沉痛地说着。

父母双亡的消息,让叔平楞得僵住身体,一时无法消化这个讯息。

不!这不可能是真的!他们一家明明好不容易,才能一起开心去郊外玩的啊,为什么一转眼,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小平,你要节哀顺变,不要想太多,现在先把身体养好才是最重要的,你爸妈一定也希望你能赶快好起来。你爸妈的身后事,惠姨会帮忙的,你……好好休息吧!”看见叔平苍白痛苦,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美惠不禁有点后悔自己太快告知叔平双亲的噩耗。

距离发生车祸,在医院醒来已经一个星期了,叔平还是只能呆呆的望着医院灰白的天花板,不知道自己今后该怎么办。

就在叔平发呆时,突然闯进一个人直冲向叔平的病床。

“喂!你是不是陈汉生和黄淑香的儿子?”叔平微楞着点点头,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你爸妈说走就走,他们欠我的几百万,你说要怎么办啊?啊?我警告你,既然你爸妈死了,这笔债就落在你头上,想赖掉我这笔债可没这么容易!来人——”林俊威恶狠狠地对叔平大声叫着,也不管病房内其它人的好奇眼光。

美惠刚进病房就见个男子对着叔平大吼大叫不忍见叔平独自面对那人,赶忙上前去阻止,“有话好好说,何必这样!小平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子……”

“小孩又怎样,欠债一样要还,老子管你几岁——”林俊威挥动双手高声怒骂,隐约可从敞开的衬衫里看见胸膛上整片剌青,一看就是十足十的流氓。

“对不起……我不知道……”被林俊威的气势吓到,叔平紧张的,开口就是道歉。

一听叔平说不知道,林俊威的口气更凶,恶狠狠地恫吓,“说对不起有屁用!不知道——是不是要老子拿借据出来?啊?”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他真的没有赖帐的意思,爸妈以前不会这样做,现在他们虽然不在了,他也不会赖帐;只是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注意到叔平难过无助的样子,也看不惯林俊威嚣张的态度,美惠挡在叔平身前开口,“先生,叔平现在身上还有伤,有事你跟我说,我们到外面谈,这里还有其它人,不要吵到他们。”

“你谁啊?你能替这小子决定吗?”睨了美惠一眼,林俊威的口气仍旧不好。

“我是他阿姨,也是他爸妈的朋友。”说着转头看向叔平,“小平,这件事怎么解决,让阿姨先帮你决定,好吗?”

虽然不想麻烦美惠,但是现在的叔平混乱得根本没办法好好的思考,带着歉意,他还是同意了。

看见叔平点头,又注意到病房其它人不满指责的眼光,林俊威讪讪的开口,“出去就出去,老子看你能怎么说。”

撇撇嘴,林俊威跟着美惠走出病房,并在之后与美惠决定了大概的还钱方式。深夜时分,孤单地躺在病床上,想起下午林俊威的事,又想到爸妈都已经不在,只留下他一个人,叔平心一酸,眼眶不知不觉就聚满了泪水,即使竭力忍耐,眼泪仍旧像有自主意识一样,一滴、两滴、三滴,逐渐布满脸庞,浸湿枕头。他不想做爱哭鬼,不想做一个软弱的人,可是他没办法控制自己。只剩下他一个人的世界,他要怎么面对?

“爸、妈……我的幸福……还在吗?”喃喃自语,这一刻,叔平不确定快乐是不是还会降临在他身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12 22:29 , Processed in 0.087899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