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同志小说;带我去看冬天的海

2016-1-3 09: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490| 评论: 0

摘要: 在书店坐了一个下午,一本《胭脂》终于看完。起身活动了**子,然后将书放回了原处。 没打算买下来,因为我的床头就放着一本。亦舒的文字,已经爱了许多年。 看了看窗外,已是暮色昏沉。将逝的晚霞映照着大地,一片暗 ...
无标题文档

在书店坐了一个下午,一本《胭脂》终于看完。起身活动了**子,然后将书放回了原处。

没打算买下来,因为我的床头就放着一本。亦舒的文字,已经爱了许多年。

看了看窗外,已是暮色昏沉。将逝的晚霞映照着大地,一片暗黄的光。某种怀旧的气息。这样的好天气,夕阳应极为炫目,我竟错过了。可惜。

走出书店,扑鼻而来的是一阵阵浓郁的饭菜香。已是晚饭时间了。于是我决定去吃一点东西。

对于某些事情,我是个健忘的人。例如吃饭。我不是个挑食的人,却吃得很少。别人说食乃人之根本,可我却经常忘了这根本。可见我生就就是个无根的人,注定了要漂泊一生。

肯德基总是有很多人,大人小孩都想往这个地方挤,好象总是没有办法抵挡住这美味的诱惑。在这个不算繁华却十分嘈杂的城市,这似乎是一种很好的消遣方式。

我却很少来吃,印象中从来没有陪谁来过。偶尔一个人来,也只是心血来潮。或者是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可以吃得下去,就象今天。

我要了一份麻辣鸡翅和一杯橙汁,找了个还算僻静的角落坐下,开始认真的吃我今天的第一顿饭。口感还不错。

餐厅里冷气开得很足,给人一阵阵舒适的清凉。我突然想起了炫,那个喜欢流汗极其怕热的男生。他说他很喜欢肯德基,从来不去麦当劳吃东西。问他为什么,他说:很简单。因为在我生活的城市,肯德基的冷气总开得比麦当劳足。真是个十足的孩子,在喜欢与不喜欢之间如此的简单直接。可这种率性是我所喜欢的。因为他真诚。

想当初,舞就是因为那一身率性才打开了我封闭多年?a href="javascript:;" onClick="javascript:tagshow(event, '%C4%D0%C4%A3');" target="_self">男模梦铱梢灾匦氯グ匦氯ジ惺苷飧鍪澜缥⒋娴奈屡?/p>

一想起舞,我的悲伤就变得不可抑制,心绞痛起来,眼泪不停地往上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变得如此脆弱,变得如此容易就流露出真实的情感。真不知道当初那个冷酷决绝的我哪里去了。

我赶紧抹掉眼泪。我答应过舞我会好好地生活。我要快乐。我不要眼泪。而且我不想让别人看到,不想在陌生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软弱。没有人会关心你的眼泪为何而流,他们只会观望,会嘲笑,会为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个可怜的傻瓜而暗爽。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可显然还是有人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儿朝我走过来,递给我一张纸巾,用稚气的声音说:“哥哥,你不要哭好吗?你哭会让我也难过的。”

我接过纸巾,擦干眼角还残存的泪,开始认真的打量这个陌生的小孩。他大概五六岁的样子,长得很漂亮,有漆黑的双眼和修长的睫毛。我喜欢他。不知道为什么对他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我冲他笑笑,说:“小朋友,谢谢你呀!”

他也笑了,弯着小脑袋高兴地说:“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

这小孩真可爱。我大笑起来,这一次是真心的笑。捏了捏他粉嫩的小脸,说道:“才这么一点大就这么会哄人,长大了怎么得了哦。”

“我儿子从来不说假话。”突然有个声音传来。我猛的抬起头,这才发现在我身边不远处还站着一个人。从他的话语中可以得知他是这个小男孩的父亲。

这是个很干净的男人,三十来岁,沉稳而英俊。看得出很有涵养。从头到脚都透射出成熟男人的魅力。我发现小男孩的黑眼睛长睫毛都遗传自他,一样是那么漂亮。我不觉看入了神。

他朝自己看了看,淡淡地问:“先生,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吗?”

我惊觉自己的失态,赶忙尴尬的笑到:“哦,没有,对不起。”转下头指指小男骇说:“这是您儿子吗?真可爱。”

“是我儿子,可很少有人说他可爱的。医生说他有严重的自闭症,他已经一个月没跟我说过话,也没有笑过了。可你却好象让他很开心,真是谢谢你。”他的眼中有浓重的伤感。看来他很爱他儿子。

自闭症?怪不得我觉得这小孩亲切。我小时候也严重的自闭,总是活在自己狭小的世界,不愿说话不愿理人。永远都那么孤独。很多年后,舞拯救了我,改变了我的生活。可现在他却已经离我而去了。

我又看了看这漂亮的孩子,真可惜。摸了摸他的小脸,对他微笑。

他似乎很高兴,笑着对我说:“哥哥,你陪我玩好不好?好久好久都没有人陪我玩了。”

我有些为难。陪小孩子玩可不是我的强项,一看到小孩子哭闹我就头疼得要命。我也不会哄人,不知道他们开心的时候该做些什么,不开心的时候该做些什么。所以我虽然喜欢孩子,却总是避而远之,只会在远处观望。

可眼下我真不忍心拒绝。他是这么漂亮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啊。而且也很可怜。自闭的小孩都很可怜。

我抬头看了看他父亲,而他正对我投来期待的眼神。我暮地发现,这眼神自己竟然无法抗拒。

于是我抱起小男孩,说:“好吧,哥哥陪你玩。不过你可要听哥哥话哦。”

他高兴得手舞足蹈,还在我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都同这对父子在一起。我牵着小男孩的手,陪他逛步行街,陪他吃小吃,陪他去看诗墙,给他讲解李白杜甫苏轼这些文人骚客的逸闻逸事。他听得频频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得懂。

他似乎真的很喜欢我,总是不停地对我笑,而且跟我说了很多话。告诉我他的名字叫宋宋,他爸爸的名字叫宋应生;告诉我他今天6岁,马上就要上小学了;告诉我他喜欢的卡通人物是柯蓝;告诉我他最喜欢吃棉花糖……总之,我从他口中得知了很多他小男生的嗜好和秘密。一时间,我似乎成了他最亲密的朋友

也许是被自闭的孤独包裹得太久,一但找到一个出口,便不顾一切的往外钻,从而一发不可收。

宋先生一直跟在我们后面,看着我们说笑,偶尔也陪着我们笑。这个英俊而深沉的男人,他的笑有着十足的杀伤力,总让人沉浸其中不能自拔。我想很少有人能逃过这样的魔力。

我不敢多看,怕自己会沉陷在这魅惑的虚幻。

几个小时很快过去,已是晚上11点,在这个时间小孩子应该休息了。我看到宋宋脸上有明显的倦容,却依然握着我的手不肯松开。

于是我说:“宋宋,哥哥累了,我们回家好吗?该睡觉了。”

宋宋好象有些不情愿这么快就和我分开,嘟着嘴问我:“哥哥,你以后还会陪我玩吗?”

“会啊。”我点了点他的鼻子,笑着回答。其实我自己也不确定还会不会和这对父子见面,可给小孩子一个好的期许应该是好的吧。

他一下子又高兴起来,边拖着我的手往前走边说:“哥哥,我跟爸爸送你回家。”

我望向宋应生,他微笑着说:“我的车就停在附近。”

上车后宋应生问我:“还没请教贵姓?”

宋宋也像发现什么似的问:“是啊,哥哥,宋宋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礼貌的回答:“我姓林。”然后转向宋宋,忍不住又捏了捏他的小脸,笑着说:“宋宋以后就叫我小七哥哥吧。”

“小七哥哥,真好听。”

我笑着亲了他一口,说:“小嘴儿真甜。”

宋应生又问道:“林先生住哪里啊?”

“送我去师院就可以。”

“林先生是大学?”

“是啊,大二。”

然后就彼此无话。宋宋太累了,趴在我身上睡着了。毕竟是小孩子,精力有限。

等我回到学校的时候他都没有醒过来。于是我轻轻将他放好,轻轻的下了车。

宋应生也下了车。我对他表示感谢:“谢谢您送我。”

他客气地说:“哪里的话。林先生让宋宋这么开心,我还要感谢您呢。他好久就没有说过这么多话,笑得这么灿烂了。”

我本来想问宋宋怎么会变成这样。可转念一想,这是人家家事,我无权过问。便告辞道:“那么谢谢您了,宋宋累了,您回去吧。床上总比车上舒服。”

“好的。”他总是这么温文而雅。

“那么,再见。”于是我转身离去。可没走两步,他就叫住我:“林先生!”

“嗯?”我又转过身,问道:“还有事吗?”

“可不可以留个电话给我?如果宋宋想你的时候,我希望你有时间的话可以多陪陪他。他真的很喜欢你。”

“当然可以。”不知道为什么,我好象总是无法拒绝眼前这个男人。无论他对我说什么,我可能都会照办。况且我是真的很喜欢宋宋,所以毫不犹豫地给了他我的手机号码。

我看着他将我的号码输入他自己的手机里,对我挥手说再见。然后上车离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7 17:17 , Processed in 0.057610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