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耽美小说《默默无声》

2016-1-3 08: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352| 评论: 0

摘要: 一、吃饭   这个鸡蛋给你吃。钱西笑眯眯得把荷包蛋夹到赵东碗里。   赵东冷冷憋他一眼,没出声,但也没挪开碗。钱西讨好得望着他笑,他看也懒得看一眼,继续吃他的饭。碗里除了那个鸡蛋就只有白饭,旁边倒是放着 ...
无标题文档

一、吃饭

  这个鸡蛋给你吃。钱西笑眯眯得把荷包蛋夹到赵东碗里。

  赵东冷冷憋他一眼,没出声,但也没挪开碗。钱西讨好得望着他笑,他看也懒得看一眼,继续吃他的饭。碗里除了那个鸡蛋就只有白饭,旁边倒是放着半瓶赵东自己带来的咸菜。

  食堂里吵吵嚷嚷,钱西单方面得跟赵东聊着天。

  昨天打了个电话回去,嘿嘿。

  我爹让我们互相照应着点,我们是同乡嘛。

  马上就要期末考了,你瞧我这成绩,赵东你有空教教我好不好?

  赵东不屑得撇撇嘴,谁跟你是同乡,钱家湾跟赵家湾隔着远着呢。直说这学校就我们两个乡下人不完了?凭你那榆木脑袋,教你你会吗?

  钱西也习惯了赵东那一副冷脸,不急也不恼,就一个劲地傻笑。

  赵东闷头吃完饭就走,钱西光顾着讲话饭还没吃完呢,直喊赵东等等他。赵东懒得理睬,赶紧走了人,还没忘记带走他那半瓶子咸菜。

  回到寝室拿出书本做作业,不一会儿钱西就提着两瓶开水回来了。

  水我打上来了。嘿嘿。

  赵东做了个手势就算是知道了,钱西端来凳子挨着他旁边也开始写作业。

  寝室四人一间,都是下面接张桌子的那种小铁床。而钱西自己那张桌子早被其他人的杂物堆满了,还不准他挪开。钱西没办法,只好央着赵东和他一块用。

  赵东和钱西都是一个县城里的。赵东自幼就没了父母,皮球一样在亲戚间踢来踢去,最后由外婆收养。小学毕业的时候赵东成绩特别好。恰逢县里领导审查,就拿他做了文章,稀里糊涂给推荐到城里参加个啥比赛。赵东很争气得拿了第一名,就直接学杂费全免被重点中学当特困生招取了。钱西就大不一样。成绩一般但家庭富裕,他爹在县里算是个土暴发户,没文化但又好面子,拿钱找关系地硬把钱西塞了进去。这学校初中部的可以直升高中部,高中部的升学率又高得出奇,让他爹直觉得把儿子扔进去跟扔进大学没区别,钱西前脚走后脚钱爹就开始得瑟钱家出了个文化人。

  两个人在学校的待遇也截然相反。名校风气严,城里孩子也不比乡下,俨然一个小社会。赵东成绩顶好,老师自然喜欢。同学虽瞧不起他但面上和气,也不会主动招惹。钱西成绩一直中下游不说,长得还不怎么好看,小鼻子小眼睛的,那气质特不招人待见。同学都欺负他,老师也爱理不理。不过钱西有一幅好脾气,总是笑呵呵的也不生气。发现同班同学赵东跟他一样是从边县里来的之后就特别爱黏着赵东。用他的话说就是:

  赵东你人真好,我忒喜欢你!

  滚!

  你脑子咋长的!赵东一下午终于说出了一个字,满满的不耐烦。钱西摸摸鼻子,识趣的闭嘴写作业。

  从两人同班又同寝室的第一天起,钱西就努力想跟赵东做朋友。赵东翻了他一个白眼,连话都不想跟他讲。钱西长期抗战了快两年,终于让赵东能跟他说几个字了。

  初二那年暑假,钱西回了县里,赵东为了省路费,放假是从来不回去的。

  一个夏天不见赵东长高了不少,钱西更是有大变化。

  开学时班里好不热闹,难得的话题都是围绕着钱西的。

  哇!钱西是不是吃了乡下的猪食啊!怎么就吃成了这样?

  这是膘还是肉啊,你的眼睛都看不见啦!

  啧啧,说你猪头你也不用真变啊

  钱西涨红着脸低下头,周围刺耳的嘲笑让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十几岁的孩子一个夏天能长高几公分,可钱西高度一点没变,横向发展,突然胖了二三十斤。本来还算清瘦一孩子楞成了个小胖子。特别是那张脸,都够得上满脸横肉的标准了。

  几个多事的还跟钱西起了个外号叫南瓜。

  赵东在一旁冷冷看着。

  中午赵东照例等着钱西来跟他一块吃饭,可直到赵东吃完了也没看见人。想了想跑去寝室,果然看见钱西一个人在屋里跳绳。

  不准跳!跳得屋里都是灰!

  赵东冷着脸大声叱责。钱多吓得险些摔了一跤。赵东伸手递给他两馒头。

  吃!

  被肉包子打中的狗大概也就这眼神了,钱西瞅着赵东,赵东又翻了一个白眼。

  给钱!两毛五!

  哦好。

  晚上到了寝室,另外两个人都是其他的班上的,也听说了钱西的新外号,都哈哈大笑地跟着一起叫。

  钱西自然不做声,赵东皱着眉头,也没什么表示。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得过。

  有天赵东收到一封情书,居然是班花写的。赵东看了一眼面无表情随手就扔,班花立即梨花带雨。这可气煞了班里的小霸王孙南,他一直暗恋班花,奈何我心照明月,明月照沟渠,呕得他心急火燎直想找赵东茬。

  这天放学,孙南就把赵东拦下了。

  喂,我说你在乡下种南瓜的啊,怎么跟南瓜关系这么好?

  一边呆着的钱西急了,正要说什么,赵东一挥手做了个滚蛋的手势,用特别冷漠滴眼神瞟了眼孙南。

  孙南面上有些挂不住,开口为难赵东道:

  这么一说还没听你叫过他南瓜呢,叫一声来听听!

  赵东从鼻腔里蹦出一声冷哼,扭头就走。

  孙南气得头顶冒烟,正要追上去就被钱西拉住了。

  放手!死南瓜!

  别啊

  你自己才死南瓜!迟早把你做成南瓜饼!赵东人走出老远还能听见身后拉拉扯扯的声音,他手攥得死紧,脚下生风一样赶去食堂吃饭。

  学校里住读生不多,大多是走读。还好吃饭的时候不用看见孙南。赵东心里生着气,看到过来的钱西一副凄惨样子越发觉得气闷。

  没用的东西。

  赵东小声嘀咕着,自己也不知道是在骂谁。

  呵呵,对,对不起。

  其实钱西心里挺难过的,一来他以为孙南是看不惯他才为难赵东的,颇为内疚;二来他怕极了赵东会因此怪他不理他了,现在赵东又这样骂他,钱西心里那个难受劲。

  钱西一旦陷入某种情绪就容易忘我,光顾着难受就忘记把他碗里的鸡腿夹给赵东了。赵东家境很不好,钱西从来都是把自己的吃食捡好的分给他。变胖之后更是恨不得都塞给赵东吃,无奈自己没变瘦不说,也没见赵东长出二两肉来。

  咳。

  咳咳。

  赵东怒了,一筷子敲在钱西碗边上。钱西慌得用手抓起鸡腿就送过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0-8-7 11:51 , Processed in 0.058416 second(s), 22 queries .

    深圳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网!

    © 2019-2020 深同.

    返回顶部